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行万里路 查看内容

2024年5月大西北行

2024-6-10 22:11| 发布者: q3w2e1 | 查看: 5565| 原文链接

                                              一       被当成要饭的

五月下旬跟随我家领导参团去了大西北,行程是晚上从悉尼飞成都,五小时后转机到乌鲁木齐。第二天上午参观天山下的民族风情园,下午上天池。以后去吐鲁番,嘉峪关,张掖,西宁,青海湖,茶卡盐湖,兰州,成都。

出发前旅行社建了微信群,约十人加入,到乌鲁木齐集合时才知道这次共有34人。伙食待遇是除了有几天不包晚餐,通常包午餐,早餐则是酒店提供的自助餐。进餐时全团分三桌坐,有两桌每桌十二人,另一桌十人。

第一次团餐是参观天山下的民族风情园后的午餐。






团里人多了惊喜也就多,当时相互还不熟悉,有两位阴差阳错,错跟了别的团率先上了山,用餐时有12 人是东南亚背景,自成一桌。而有一桌当时只有8位,于是领导和我就加入了他们。他们的第一语言是广东话,我们自我介绍不会粤语,不过请他们不必因为顾忌到我们,而不用他们的方言,我们不会在意。



第二次团餐我们又是最后,导游有意让我们依旧跟上次那桌,因为这次没人走失,那桌已有10位,而且是在一个小包间,而另一组10个人在大包间。导游希望有两人去另一组。因为我们还没落座,就过去了。那一桌是九个门槛精,其中一个带了老外丈夫。老外不和我们招呼互动,人畜无害。当时餐桌上气氛正常。

第三次团餐导游又把我们安排在门槛精那桌,餐桌上忽然变得安静,当时并没在意,以为是那天在吐鲁番38度高温,大家累了。过后反思,应该是导游说了那句:以后三桌就这么固定了。

第三天一早乘高铁从吐鲁番到柳园南站,甘肃的新导游接我们到敦煌。团餐时我先去了洗手间,回来时领导告诉我已经吵了一架。领导去空位入座时,门槛精们声称已有人了,导游说加两张椅子,门槛精们异口同声说已经坐不下了。

领导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长,我理解尽管她平日和气待人,面对这九个门槛精的联手霸凌是不会退缩的,何况我们没有任何过失,门槛精们尽管人多势众,却完全不占理。领导指出,大家付了同样的费用,谁也不比谁更有资格坐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愿意和我们一桌,我们不在意两人单独用餐。并且犀利地向导游指出了冲突的根源:是因为十人一桌和十二人一桌饭菜的量是相同的,所以才发生这起门槛精们为了多吃几口而排挤其他同行游客的闹剧。

如果我们成心要恶心这帮们槛精们,坚持要坐那桌,谅门槛精们无计可施,但我们也不想再看到他们的嘴脸,于是听从导游安排去了说粤语的那桌。既然话说明了,导游只得宣布:十二人一桌的每桌加两个菜。导游的承诺没有兑现过,有时十二人一桌的加一个菜,有时没有。我们明白导游的难处:其他游客不计较,而门槛精们惹不起,他们不沾到便宜不会善罢甘休。如果另外两桌加两个菜,他们怎能咽下这口气?导游需要游客们的好评,踊跃购物,还有小费,实在不能得罪。

两天后,在电梯上我礼让了同团的两个队友,出电梯后领导告诉我,那天导游宣布以后团餐我们加入说粤语那桌,门槛精们十人一桌,这两人率先高声叫好。我真难想像,原来人性可以这么恶毒,这么无耻。参团前我们和他们素未谋面,参团后也还几乎没有交集,无冤无仇的,何必如此?活到这把年纪,居然不明白人生无常,谁也不敢说说不定哪天会有个三灾六难,如果有一天这对老男女遭了报应,而旁人则拍手称快,又该如何感想?

门槛精们事事敢为天下先,同团游客们看到但不说破。每次团餐尽管他们人少,但总要率先抢占最宽敞的桌子或包间;大巴上也要占据最好的座位;每到一个景点争先恐后地和刻了字的大石头合影留念。于是想起去年9月份去西藏,那次同团只有十个人,有两个门槛精,每一人占了大巴最前端的两个座;用餐时一上菜就转到自己面前,也不招呼别人,率先开动。有一次同团游客忍无可忍,说那盘鸭子到他面前时只剩了骨头,门槛精说:你们也可以抢!

以前常听有人对那个地方的人颇有微词,我一直以为不应该有地域歧视。上次去西藏只是两个门槛精,俗话说: 事不过三,这次一下子又遇见了九个,难道真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愿下次遇到那个地方通情达理的人能改变我目前的看法。

网上八卦说金圣叹有人生三恨:鲥鱼多刺,海棠花无香,红楼未完。我也总结这次西北遊三恨:

一是团队中有小市民气十足的门槛精。或许我们可以无视他们的存在,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东方文化讲究餐桌礼仪,西方文化也有Table Manners。俗话说:乍富不知新受用。这新受用或许应该是举止得体,能得到他人尊重。只知道处处沾便宜,甚至欺压霸凌,即使珠光宝气,衣着光鲜,吹嘘炫耀,在他人眼中依旧只是个发达了的穷措大。但如果没有他们,旅游的感觉或许会更好?

二是非常不喜欢团餐聚餐的方式。我不是美食家,一顿饭十几个菜不是我的追求。团餐尽管丰盛,面对满桌油腻,几天后就望而生畏,情愿自己点个快餐。行程的后半,我们这桌每餐都有一半或更多菜剩下,暴殄天物。

三是旅店尽管高档,却每每早出晚归,没有机会充分利用,如同衣绣夜行。后来团里陆续有人生病,到兰州的第一个晚上终于轮到了我。好在同一酒店要住三天,第二天大家去黄河石林,我在酒店睡了一整天,第一次充分利用了酒店的价值。套用澳洲中文电台的广告用语:就是那一天,我大大的赢了!



兰州酒店窗外景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