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兴趣爱好 查看内容

一个钢琴陪练爸的五年心得 (更新:今天琴行老板说~~)

2018-3-5 23:28| 发布者: lingjoy | 查看: 23357| 原文链接

**  本文分成两部分,以下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和后记放在了第128层。20180315

**  在本帖后面的跟帖中正不断加入新内容。也有很多琴爸、琴妈给出了很好的建议和帮助,他们的跟帖也都很有含金量。20180325

** 增加上了前言,让整篇文章能有一个更宏观的主线 20180412
****************************************************************************************************************************************
(前言)

弹琴为了什么?


这个题目从一开始提出来,到人生的结束,不同阶段的认识会不一样:

如果只把音乐当成一门技能和自我修养,我觉得琴,弹出来没有什么内涵;

如果把音乐当成一门艺术,我觉得琴,弹出来依然没有太多、能够打动人的内涵;

只有把音乐当成一种信仰,一种呐喊,才会有足够的震撼力。

每一首能够流传下来的经典曲目(无论古典或者pop)都是词曲作者创世纪般的呐喊,我们,作为琴者,怎么能不去有这种燃烧自我的勇气,就能弹出不朽的音符?

瞎子阿炳在燃烧自己,Jacqueline du Pré在燃烧自己,Matt Redman在燃烧自己... ...

我们的音乐,能够让大众虔诚地拜服在自己的信仰面前,这,才是极致。。

*******************************************************************************************************************************************
我们的情况是:

(1)孩子出生六个月后来到澳洲,6岁学琴,今年11岁,六年级,准备明年考A.MusA(其实我一开始不想让孩子考这个,只是为了让孩子有些动力,这个会在文中和大家分析。没有像有些读者问到的,不考scale这类想法,因为直到开始考虑A.MusA时,才知道这个级别和1-8级的内容差别),至今还没参加过AMEB考级;第二乐器小提琴学了四年,目前在练习三级曲目,今年又增加一个Flute。孩子不属于音乐天才,不会走音乐专业路线,将来会考虑“音乐+某专业“的双学位(如果碰巧是喜欢的专业。孩子有一个学术类奖学金,不属于本文涉及范围,只是想说明,不会走音乐专业)。理想换过很多,从Vet到手术医生,现在又想去当工程师和作家,一直没有当钢琴家的理想。

(2)练钢琴时间:6-7岁时0.5小时/天,8-11岁时0.5-1小时/天,偶尔2小时(次数用两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10岁前基本能坚持每天晚上练习(假期里会放松一些),现在课外活动增加很多,练钢琴的时间更珍贵了。

(3)我,在孩子身边陪练五年。不懂钢琴,喜欢流行和古典音乐。

这是一篇心得交流,想和大家分享下个人的经验和教训,也是给自己这五年陪练生活做一个小结,因为从今往后,我不会每天晚上陪在孩子身边,练琴。孩子大了,逐渐有自己的生活,作为父母要给孩子留出越来越多的空间。对于想沟通、或者想多了解钢琴陪练方式方法的帖子,将知无不言,共同探讨。

(下面进入正文)
**********************************************************************************************************************************************

第一部分      家长的心态起决定性作用

如果家长从一开始就打算让孩子往音乐职业(作为一门手艺)方面奔,那还真必须找个教授级别的老中(没“青”)钢琴教师,5、6岁开始学琴,每天0.5-2小时的训练;7、8岁每天3-4个小时训练、10岁以后基本每天练琴6个小时以上,我们不属于这种情况。如果是抱着提高子孙后代音乐素养、外加给孩子多一门技能(注意不是手艺)的想法,比如我这样的,那就请接着往下看吧:

在幼儿阶段练琴,什么最重要呢?基本功?乐理?我个人觉得都不是,这个阶段对于学琴的孩子来说(也是对学所有东西的孩子来说) ,“兴趣“是最.最.最.重要的。“好奇”是孩子的天性,对钢琴、对音乐的好奇,让他们想去尝试、想去触摸,如果大人抱着学手艺那种心态,来shape孩子(这里用shape,包括了很多很多的内容,行为不一而足。)结果多半会让孩子失去宝贵的兴趣。有些家长急功近利,结果适得其反,太多有潜力的孩子往往在经过头几年的“辉煌”后就burn out了。“好奇”却可以让孩子一直保持着一颗探索的、有乐趣的、有成就感的学习音乐之心。

拿我们的例子来说明吧,为了让孩子保持兴趣,和老师一起用了很多办法,包括:music money;贴了将近2000个sticker;孩子最喜欢的毛绒小玩具随着弹奏的曲子从开头到结尾,随着弹奏开始露头、到曲子结束玩具会和孩子say goodbye退出;打印出音乐表达的场景,贴出来;各种小游戏让孩子开心地、愿意一遍遍弹;参加MSV或者音乐节、老人院表演,教会和学校伴奏;家庭演奏会。随着孩子长大到现在,这些办法中的绝大部分已经慢慢失效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一幕幕,还是蛮有乐趣的,希望可以给孩子留下美好温馨的回忆,让我们即便不在身边,也能让ta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支持。

前段时间拿到音乐奖学金后整整两个月没怎么弹琴,我的初衷是想在这个期间,把选好的几个AmusA的曲子多听一听,如果可以的话,尝试着写一写对乐曲的理解和感受,后来发现这个方法对孩子效果基本为零,只好宽慰自己,就当是大脑放松,思维重整。下次不能再这么放松了,怎么着最少每隔两天也得摸摸琴。


*********************************************************************************************************************************************
第二部分       钢琴老师——只选对的,不选贵的

有些书上讲,钢琴老师分两种:启蒙老师和提高(大师级)老师,我认同。并且,觉得如果不是走专业路线的话,启蒙老师可以不是大师级(教授级)的。至于这个启蒙一直到什么阶段,我也真心不知道,只知道:A.MusA和L.MusA只能算是入门级别,如果能力允许,或许可以尝试下Fellow;从Preliminary到现在,我们始终跟同一位启蒙老师学琴。

过去几年,一直参加MSV,见过牛娃和牛娃们的老师(以俄罗斯、中国老师居多),孩子们的水平也是顶呱呱,一问他们的家长,孩子们全都是走专业路线。说句真心话(千万别喷我,也别上纲上线):我觉得中国老师教出孩子,普遍在琴的灵性上有较大欠缺,给人的感觉只是在弹notes而已。听过两、三个具有六级水平的孩子演奏(包括小提琴和钢琴),传递出来的感染力真让人动容,这几个孩子的老师或是鬼佬、或是俄罗斯的。

有点扯远了,回到现实中,举三个例子:

例1. 一位中国朋友的大儿子师从墨尔本著名大学某教授(华人),老师要求非常严格,学生考级出来都必须是A,回课弹不好,有时会打手心,大儿子很争气,高中毕业时考过了A.MusA。后来小儿子也跟这位教授学琴,小儿子比较活泛,不按时保质完成教授布置的任务,所以常被责罚,后来逆反。考完五级后,家长转而求学于其他老师去了。

例2. 我孩子的同学,有兴趣跟我们的钢琴老师上了一堂试课,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学校里的钢琴女老师,在老师家里上课。这位妈妈当时说,相信学校里的老师水平更高更好。我只好跟她说:没有所谓好与不好的钢琴老师,只有适不适合自己孩子的老师。过了一年多,再见到这位妈妈,她说要考虑换老师,原因竟是:孩子有一次回去跟她讲,那位中国老师对孩子生气,嚷叫。我以前也能经常见到那位老师,感觉为啥在学校是一副样子,回到家带学生表现出另一个样子?

例3. 在一次MSV上,一位中国小朋友弹完一首难度挺高的曲子。晚会结束后我去问她的钢琴老师(中国来的老师)这首曲子的难度,这位老师当着自己学生家长的面,用炫耀的口吻说:也就9、10级吧。当下我在想,唉,为啥遇到的中国老师都是如此相似,这么骄傲?艺术是用来让别人和自己感受,传递美好,不是拿来炫耀的。

我个人直白地认为,这类老师不适合给低龄孩子做启蒙老师。

很庆幸,我的孩子遇到了现在这位老师。在写她的时候,满心是感激和感动。

老师自小学琴,小时候随父母从新加坡来到墨尔本,从墨尔本著名大学音乐专业毕业,也是另一所著名大学教育专业硕士。关键是:她喜欢小孩子,懂得小孩子的心理,而且非常花心思调动孩子们学习钢琴的兴趣。做了各种有趣的游戏、玩具、music money来鼓励孩子们的哪怕是小小的成就。这些都让学生们非常开心。记得我孩子刚去跟她学琴的时候,淘气地在凳子上转来转去, 一会儿又跪在凳子上,老师既不失尊重,又让孩子听话的坐好练习。平等地跟孩子交流想法。老师几乎没有使用过否定的字眼来否定孩子,只是引导、鼓励、赞许。除了日常的教学和年度小型音乐会外,这位老师每年还会组织有兴趣的学生们自愿去老人院给老人们演奏,还把她自己种的花,让孩子们献给这些老人,让孩子们懂得音乐的给予和回报。我觉得经过完整的澳洲系统教育长大的人,更适合来教育澳洲孩子们。

老师并不强迫学生考级,也不拿学生成绩作为广告(最近我才知道,她其实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广告:她是世界最负盛名的作曲家的第4代学生,这位作曲家兼钢琴家一生中教过的学生少之又少,老师极少跟别人讲这个渊源)。她认为考级有利于孩子督促自己练琴,我和老师在Preliminary, Grade 1,5,8的时候都进行过沟通,老师非常尊重我们的意见——既然孩子不考级也能保持学琴兴趣,那么把考级作为动力的根基就不存在了,于是我们可以遵照AMEB考级大纲,自由练习,并增加孩子喜欢的曲目。(当然,不考级也有一些问题,如何平衡,后面会涉及)

总之,针对不同年龄段,不同性格的孩子,选择适合的老师。

*********************************************************************************************************************************************
第三部分      在陪练中发现孩子的特点,寻找“坚持”与”兴趣”的平衡。

(陪练中很多细节和思考,准备分几个方面来写,“孩子需要我么?”,“陪练的方法和思考”(包括视奏、分合手弹、盲弹,表扬、鼓励、批评,MSV、比赛、为什么没有考级,等)

**************************
(1)孩子需要我么?
**************************

五年前第一次跟老师上完钢琴课后,我的陪练生涯正式开启,记得当天晚上和后来连续好几天一直在上网查资料,看了一大堆琴爸、琴妈的经验,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用大棒,估计孩子此生与钢琴绝缘;如果用大棒+胡萝卜,估计至少前半生与钢琴绝缘;只用萝卜呢?网上没找到此类经验,莫非采用此方法的人没得到任何结果?反正,我用排除法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使用大棒。

“孩子需要我么?”这个问题五年来,我根本没想过,之所以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写这部分内容时,我发现五年来都没好好分析过陪练的意义是什么。监督?服务?录音机?传声筒?影子老师?陪玩?

从小到大,孩子需要我的含义应该是有变化的。六岁刚学琴的时候,小孩子上钢琴课需要我,有安全感;在老师家外面等课或者下课后的时间,可以陪玩。老师也需要我,如果出现很意外,管不住孩子的时候,我能及时伸手救援。在家练琴,小孩需要我,刚开始接触琴,我还能当一个录音机播放的功能。从Pre到4级的时候,需要我,因为我能在孩子练琴的时候,做游戏,让练琴很有意思。从5级以后,慢慢有了不需要我的迹象,有一天在去上课的路上,孩子第一次问我,能不能不要陪着进去听课了。如此问过好几个礼拜,我也不好意思一直拒绝,只好有那么一两次待在外面。那时第一次感到孩子可以不要我陪了。再往后,不知什么原因,又恢复了陪着上课的老习惯。6级开始,孩子逐渐有了很多主见,乐理、技巧都得到很大提高,不需要我讲解(其实以前讲解也不多,我一直希望孩子能够驾驭自己,只有主动去学,才可能在音乐或者学术等路上玩得开心,走得远),玩伴的角色也逐步消退;这时孩子可能是习惯上的需要我而已。从七、八级开始,青春期早期的迹象开始显现,从心理上的依赖程度进一步降低。特别是孩子的音乐理论和弹奏都达到了一个新水平,我只能在音乐的感染力方面给些建议,所以,可以说基本不需要我了。

上面这些镜头反映出陪练的过程中,随着孩子在心理和演奏两方面不断成熟,逐渐独立,对陪练家长依赖程度应该是逐渐降低的。现在准备A.MusA,孩子需要我么?不需要了,无论是心理还是演奏,从他们的角度来讲,我们已经可有可无了。可从我们的角度说,我们可能会比他们更清楚,在音乐的道路上,该怎样取舍、坚持,毕竟是11岁的孩子,因人而异,还需要外界一些监督。

陪练,从孩子是否需要的角度看:如果懂一些音乐正确的方法,可以配合老师辅导孩子,但我个人觉得核心是心理上的支持,比方说遇到困难时,抱一抱,亲一亲,玩一玩别的。如果不懂正确的音乐方法,家长千万别做传声筒,顶多做个小监工,提醒下孩子到练琴时间了。记得在四级的时候,有一个四手联弹,我自告奋勇在老师举办的小型音乐会上,和孩子一起表演,让孩子觉得自己的爸爸是一个好的玩伴,也是件蛮有积极向上的想法的。

孩子不会不需要“我”,只是在不同阶段,需要的内容不同;如果“我“能扮演好这个角色,孩子会喜欢与我分享,对,就是亲子关系。


*******************************
陪练采用的方法和个人观点
*******************************

首先,我觉得弹钢琴可能是一件小的事情,对孩子期望值,如果按照重要程度,于我依次为:孩子的幸福感> 品格人性健全> 健康的身体>才艺双馨。让ta一生都有幸福感这个终极目标,是需要家长和孩子一起来努力的。在孩子幼年期,家长做出的贡献多一些,也是至关重要的。举个例子,人的一生就好比盖房子,出生时客观环境就像手边的建材,出身好点的,当做是砖头;出身一般的,就当做是木头。建材已经没法再换了,要想盖出好房子,就得靠盖房子的人了(假设设计、施工都是一个建筑师吧),盖得好的,用砖头能做出树立百年的砖结构房,用木头也能做出同样造型典雅的房子。当然,有的砖房还能升级为城堡,而传承三代的城堡也可能失火毁于一旦,等等。这是对建筑师的要求之一————手艺。

对建筑师要求之二——眼光,墨尔本Chadstone Shopping Centre是上个世纪60年代建成的,几经拓展、扩建,还依然保持着一流的购物硬环境,特别是停车区和购物区布局合理。这都要归功于当初设计者强调对未来至少50年的前瞻,从一开始,建筑走向、布局都为未来50年的发展留出了充足的拓展延伸空间。(顺便提一句,这个上市公司的老板是犹太人。)


***********陪练方法(1) 视奏,分手vs两手一起弹,盲弹************


视奏、分手弹。一种是采用传统方法,另外一种是采用Suzuki。我当时没让孩子去走Suzuki的路子,主要是认为用了Suzuki以后,五线谱的基础弱,限制将来的发展提高。

难?不难...

我觉得一级和九级的曲子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同一个难度——都是通过弹notes来发出声音。当孩子从四级开始,偶尔说这个曲子有点难,我都会告诉ta,“这一点都不难,以你的能力,现在给你一个九级的曲子,也能弹出来。”(其实当时不知道九级难度有多少,只是从经验得知,只要真正到了那个级别,你也会觉得没啥难的,我只是把这种没啥难的感觉,给提前了很多。)这样一来,孩子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把一个未来的picture放在面前,ta自然就小看眼前的难度了。————“无知者无畏”

老师一般都会让孩子先分手弹,再合起来弹。记得在三级时,孩子对一首从来没弹过的新曲子视奏时,一开始就没按照老师要求的分手弹,而是直接双手合弹,很缓慢。我当时考虑要不要纠正回分手弹,后来忍住没去管。觉得这是一种能力提高的方法,观察一段时间再说。于是,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到现在,有时遇到新曲子,孩子偶尔也会直接就双手弹。我觉得既然有这个能力,就别当成重要的事情阻止,还要培养这种勇敢。后来的结果,我觉得这对ta性格上的干脆果断有帮助(或者是性格干脆果断造成了这种情况?谁因谁果还真不好说。),当然对视奏能力的提高自然帮助很大。

背谱、盲弹

当孩子对曲子熟悉程度到了可以背谱的时候,我会抽走曲谱,一开始会有些不习惯,也别操之过急,慢慢习惯就好。音乐的表达,如果照着谱子弹,是弹不出来的。

当背谱也比较熟悉后,我发现孩子练习起来有点枯燥,便让ta蒙眼或闭眼,进行盲弹。想法挺简单:培养对琴的感觉,琴键的位置、强度、踏板,这对整合能力是一个挑战。从一两级的时候开始用这个方法一直到八级,这么坚持下来,发现这个方法可以极大地帮助孩子接受新曲目;另一个好处是,对曲子的驾驭能力和感染力的表达都更有余地了,当然,还有一个效果是对记忆力的训练,主要是照相记忆的训练。我想传递给孩子一个信息:盲弹不难,就那么回事。慢慢长大了,ta也就真不再把盲弹当成什么太难的事情了。有些习惯小时候养成了,对成长会有些帮助。

(受篇幅限制,本文分成两部分,以上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和后记放在第128层)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