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精华好帖回顾

· 今天辞职了,谈谈childcare的工作(新贴在亲子育儿版,谢谢各位关注 351楼,来点正能量吧,childcare 也是有好处的 (2010-7-6) 冰咖啡 · 椰香红豆糕 & 椰蓉纸杯面包 (2007-11-16) 紫雪花
· 回眸瞬间,亲历澳洲。-补充了大量图片 (2005-8-25) 远方 · 现场直播,华山论剑2007版 (2007-1-13) susan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查看: 9865|回复: 67

联邦教育拨款历史回顾 - 霍华德也想让私立学校“断奶”(歪楼连载Brendan Nelson耳环背后的故事) [复制链接]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8 19:11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澳洲人报周末的长文报道
采访了联盟党现为澳大利亚驻欧盟的大使Brendan Nelson,披露了当时联邦教育拨款政策中的种种秘闻。
他的实话实说给了联盟党目前的教育拨款政策一个“大耳光”。
反对党影子教育部长Christopher Pyne出来澄清Brendan Nelson的言论不代表党的意见和方向。
因此,当有人良心发现说老实话的时候,往往他的政党就会出来和他撇清关系。

我们可以看看Brendan Nelson说了些什么?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1 20:39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4积分 +43 收起 理由
JuJu + 5 感谢分享
PACIFIC + 18 感谢分享
BOC + 1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8 19:1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Howard wanted to wean schools off funds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 ... 9niix-1226051428684

Justine Ferrari, National education correspondent
From: The Australian
May 07, 2011 12:00AM

前朝霍华德政府的一项联邦教育拨款方案原来是作为一项过渡的措施而并不是一项长期的政策安排,而这项教育拨款方案提供给了超过半数的私立学校得到比他们应该得到数额更多的拨款。

当时的联邦政府里主导这项拨款计划,并在2004年把天主教会系统学校也纳入此项计划的关键人物是当时的联邦教育部长Brendan Nelson,他本周末对澳洲人报说,他一直想要让私立学校尽快“断奶”摆脱这项特殊安排回到正常的拨款水平数额上。

当时新的私立学校拨款方案和九个月以后和天主教会学校系统谈判后联邦政府在拨款政策上作出妥协方案有矛盾之处,当时的霍华德总理对此提出有不妥担心意见。

因此,对于私立系统的拨款政策就延续至今,这项政策让60%的天主教会学校和20%的私立学校豁免基于其在校学生社会经济状态指标(SES)来决定联邦教育拨款的规定,仍然得以继续保持在2001年或者2004年拨款原有计算水平。

现为澳大利亚驻欧盟的大使Brendan Nelson说,为那些学校保持原有的拨款水平的安排原本是一个“踏脚石”(意指是一个过渡性质的安排),在某种程度上“总有一天会咬紧牙关忍受痛苦地“把所有的私立学校引入一个统一的联邦教育拨款模式下。

Nelson说:”在某种程度上说(拨款模式)必须有所改变。从我自己非常私人的观点来看,我认为这也应该被私立和天主教会系统所理解,作为我很客观中立的说,原有拨款水平保持不变的安排政策是不可能无限地持续下去的。”

“从我自己个人对此事的看法来说,我认为拨款政策的改变应该循序渐进逐步进行。”

“你不能一下子突然砍掉学校的拨款,但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逐步进行。希望通过双方一致同意的拨款模式方案我们能够让私校系统和天主教会系统回归到一个完整的SES拨款模式上。

在他对此可以有所为之前,2006年初Nelson被任命为联邦国防部长。但是他曾经公开场合表示,在从下个拨款周期(2008-2012年)中他要逐渐减少对于私立学校的拨款特殊政策的金额。

他说:“我回忆当时对私立系统方面说。。。这是一件将会在台面上发生的事情,他们需要对此理解。”

Nelson对于终结对于私立学校特殊安排的政策的意愿其实和目前联盟党的政策是不一致的,目前联盟党对此的态度就是继续保持对于私立学校的特殊拨款安排。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9 15:15 编辑 ]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8 19:13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上个月在国家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上的演讲中,反对党影子教育部长Christopher Pyne说,对于私立学校和天主教会学校的拨款特殊安排现在已经在整个SES拨款模式中被广泛地接受,因此应该被继续保留。这个说法显然无视目前在一个系统里相似的学校却有得到不同金额的联邦教育拨款的事实。

周末澳洲人报报道说,上个月联邦教育部长Peter Garrett说拨款特殊安排已经到期了。

而联邦教育拨款政策评审专家组的负责人David Gonski已经形容过,保持对于私立和天主教会学校的特殊拨款政策作为一个历史上的错误应该得到改正。

霍华德政府引入的当前对于非公立学校的联邦教育拨款模式是基于2001年一所学校学生的社会经济状态来计算的,而当时的教育部长是David Kemp,当初这项特殊政策只是针对私立学校系统(Independent Schools)。

后来天主教会学校系统在2004年也签署同意加入此项特殊拨款计划,保持他们的计算模式不变。

这事被霍华德总理和后来的红衣主教George Pell在2004年联邦大选之前公之于众,而当时对于私立学校的教育拨款政策正是Mark Latham所领导的工党争论的发烧议题。

Nelson说,他从前任Kemp那里延续了特殊拨款政策,这项政策保障了大约240所私立学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在新的SES拨款模式下有拨款数字的减少。

在和天主教会教育系统的谈判中,Nelson给天主教会学校增加了联邦教育拨款,承诺保持现有的拨款水平的天主教会学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在新的SES拨款模式下有拨款数字的减少。

当时的霍华德总理对于此项安排和SES拨款模式的不一致性提出担忧,在他2004年底给Nelson的一封信中要求Nelson调查研究下其他替代方案。

这封信里说:“联邦总理要求部长阁下调查这些令人担忧的议题种种方面,并提出平衡的,国家财政上可行的负责方案,使其能够在整个非公立系统上的拨款分配有更为一致的表现。”

Nelson说霍华德总理在2004年10月后大选后给他的部长信件中对此事有注解。

他说:“当时霍华德总理最核心的担心之一是:我们没有要加入这个拨款系统的学校(在这个议题里是指天主教会学校)发现它们自己少拿钱了。”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9 15:16 编辑 ]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8 19:13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而现在的影子教育部长Pyne先生本周说,联盟党“不会是一个砍掉非公立学校的拨款政党,并且我们相信相同的拨款总量加上按物价指数调整的金额应该构成任何新的拨款模式方案的基础。”

Pyne先生还说:“Brendan Nelson的言论是基于其个人的私人看法,不是联盟党的政策。”

目前工党政府的教育部长Garrett先生说,David Gonski所领导的联邦教育拨款支持评审是30年一次的黄金机会来为澳洲所有的学校提供一个透明,公平和有效的教育拨款模式。

他说:“联盟党教育部长的言论意味着,Christopher Pyne现在应该退出其歇斯底里式对拨款政策的改革的害怕抵制运动,而建设性地参与到这场重要辩论中来。”

发表于 2011-5-8 20:06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自游自在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自游自在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私立学校平时不是有很多家长的捐款吗?

发表于 2011-5-8 20:10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ndababy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ndababy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不捐款的家长要被鄙视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8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Brendan Nelson是前朝霍华德政府的教育部长和国防部长,后来联盟党下台后他当过一阵子反对党领袖后来败给了Malcolm Turnbull。
原来我不关心政治,但是前几年我对他印象就一直很好,很有风度和水平一个人。
特别是2009年他从其选区Bradfield(也就是NorthShore这一块)的议员身份辞职的时候的退场很令人印象深刻。
当年的10月20日他正是辞职的第二天,Brendan Nelson举着一块自制手写的牌子上面写着大大“THANK YOU”的字样,一个人站在悉尼北区Roseville到Lindfield太平洋公路一侧向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就是路人和开车经过人)感谢。
他说他喜欢用这样最简单的私人形式来做这件事,因为如果给选区里每个选民都写信感谢的话要花纳税人15000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9 15:2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吆喝下,再介绍下Nelson的八卦,他接过三次婚,有两个孩子。
他真的是医生,所以他的名字前面有Dr.的title。
原来是在阿德莱德行医,后来搬来悉尼北区的Lindfield,在市中心The Rocks开业行医。
有趣的是他原来是工党的,后来退党再加入的自由党。

他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和弹吉他。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9 15:3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1-5-9 15:30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bella2001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bella2001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nelson帅气

发表于 2011-5-9 15:49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Ian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Ian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patrickzhu 于 2011-5-9 15:22 发表
有趣的是他原来是工党的,后来退党再加入的自由党。

他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和弹吉他。
385971


所以由他来代表霍华德,说服力不够。

霍华德做总理比较像做老板,经营观点强,社会观点差,即使是patrick前面引用他关于私校拨款的信,也是从预算平衡来提出拨款问题的。工党比较像做家长,平等观念强,经营意识有不足,或者是在野久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patrickzhu + 3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9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Ian 于 2011-5-9 15:49 发表
所以由他来代表霍华德,说服力不够。
霍华德做总理比较像做老板,经营观点强,社会观点差,即使是patrick前面引用他关于私校拨款的信,也是从预算平衡来提出拨款问题的。工党比较像做家长,平等观念强,经营意识有不足,或者是在野久了。

嗯,有道理的。

我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现在的联盟党要如此坚持这项特殊政策“100年不变”?
Chris Pyne最近的很多发言我觉得毫无理性可言,看上去没有变通的可能,可能还是把老百姓当傻瓜认为公众什么都不知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发表于 2011-5-9 17:3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bulao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bulao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patrickzhu 于 2011-5-9 15:22 发表
吆喝下,再介绍下Nelson的八卦,他接过三次婚,有两个孩子。
他真的是医生,所以他的名字前面有Dr.的title。
原来是在阿德莱德行医,后来搬来悉尼北区的Lindfield,在市中心The Rocks开业行医。
有趣的是他原来是工党的,后来退党再加入的自由党。

他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和弹吉他。
385971


他还曾经是个door salesman

Brandon还戴耳环,当上柿油党党魁后不得已摘了下来,现在恐怕又戴上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patrickzhu + 3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9 19:24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bulaohu 于 2011-5-9 17:32 发表
他还曾经是个door salesman
Brandon还戴耳环,当上柿油党党魁后不得已摘了下来,现在恐怕又戴上了

还真是的,哈哈哈。

他在两年前辞职的时候就耳环的事情发表过国会演说,不过内容很长,有空翻译出来给大家看。


Stud ... Brendan Nelson reveals the story behind his earring.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1-5-9 19:45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bulao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bulao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他跟Malcolm Turnbull之间的恩怨让我学到了一个新词,“a free character anaysis”。说的是第一次leadership contest之后Turnbull失败了,然后Turnbull穿过走廊走到Nelson的办公室里,给了他一个"free character analysis",就是把人很恶毒地奚落了一顿的意思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patrickzhu + 3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9 20:35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耳钉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The real story behind my earring: Brendan Nelson
Brendan Nelson
September 17, 2009 - 7:48PM

这是2009年9月17日,Brendan Nelson辞去国会议员时发表的演说,非常出色演讲,回顾了其政治生涯。。。非常长,但是很值得看,我翻译出来给大家欣赏。

【我耳环背后的真实故事 - Brendan Nelson】



Dr Brendan Nelson, departing MP for Bradfield, comments on his earring and haircut

我要感谢总理阁下大人、反对党党魁阁下大人(也是我的领导)和所有在这里和别的地方的我的同事们。因为你们的存在而让我谦卑,因为你们在这里让我所代表的社区人民感到自豪和光荣。我感谢你们。伴随着有意义的特权,深深的感谢和团队成就,让我能够最后为澳大利亚国会作出贡献。

在1995年的国会议员预选中,我曾经被问到我当选后可能会做多久。虽然当时这是不可能说清楚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来临的,那一天就是今天、现在。在处理更正儿八经的议题之前,也许我应该先来回答下当初我进入国会大厦时经常被问及的两个最不正儿八经的问题:第一件事是关于我的耳环/耳钉,第二件事情是关于我的头发。媒体很喜欢用这两件事来评价我,而我也同样会给他们一些题材来写写。

事实真相是,在我17岁的时候,当时我的女朋友建议我应该穿耳洞戴耳环。我当时想,”如果我将来有所成的话,我就去穿耳环。”后来,在我大学攻读经济学学位期间我还花费了一年时间在外工作,我开始思考什么是最有意义的方式来过我的人生。我决定我要去试试读医药专业。我还记得1977年的时候我被医学院录取告诉我母亲的情景,我母亲的反应并不是“太棒了不是,我儿子要成为医生了”这样的欣喜,相反她的第一反应是说:“这太棒了。这样你可以戴上耳环出门了。”我对我母亲说,我的确是想要这样做,但是你已经忘记了我已经戴上耳环了。

我到医学院报道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家伙对我说:“嗨,年轻人,把你耳朵上的东东拿走。”而我遇到的第二个人则用令人震撼的方式给了我一个非常非常长的演讲,后来我知道这个人是医药学教授John Chalmers,他说:“把你耳朵上的玩意弄走。医学院里戴这玩意你就别想了。”我当时对教授说:“我来这里是学医的,我不是来这里进行时尚秀的。我无所谓有人对此说三道四,反正我是不会摘下来的。”然后,我前妻Kate给了我一副钻石耳钉。接着,大概12或13年前,有一度我处于个人破产管理阶段,当时我的好朋友Bruce Shepherd和他的太太决定要给我找了人生伴侣-一个女人。这个女人Gillian后来成为了我的妻子,我们结婚已经10年有余。

在这里听我说话的大家可能有同感,在我和Gillian认识6个月以后我们决定结婚,这个时候她开始讨论我的耳钉。她说:“我觉得,像你这样年纪的人还戴着耳钉看上去很不靠谱。如果将来你(事业)有所成的话,那么摘掉它吧。”

我在这里花了国会讨论的时间来讲这件事情的理由是,我经常被人说我摘下耳钉是因为要讨好霍华德前总理。我在这里只能对你说,约翰霍华德从来没有提过我戴耳钉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霍华德前总理有戴耳钉的话,我肯定马上是国会里第二个戴耳钉的人!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0 12:51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4积分 +17 收起 理由
Ian + 3 感谢分享
kaitlyn + 4 感谢分享
dootbear + 4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9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未完待续。。。

看看大家的反应是否对此有兴趣,因为他的发言非常长,如果大家没兴趣的话,我就不费功夫翻译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6 收起 理由
jialiren + 6 谢谢奉献

查看全部评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发表于 2011-5-9 21:34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sweetpotato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sweetpotato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LZ辛苦了,翻得很好,期待后续。
政客往往不在位了,才愿、也才敢讲真话。

发表于 2011-5-9 23:26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yuxuanlin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yuxuanlin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看他告别的时候站在路边招手示意,还拿着个大牌子确实让人感到心酸。

不过话说回来,他作为反对党的前领导人来说,太弱了,不够强硬。自由党只有像老霍这样的强硬派才能镇的住场,你说他专政也好,独揽大权也好,只有他的强硬和坚持,才能让澳洲走了那么长的一段经济辉煌。

小皮特也好,尼尔森也好,特伯也好,还有现在的阿伯,都不够气场镇住整个自由党的台,更不要说整个澳洲的政局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patrickzhu + 3 谢谢奉献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08:18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yuxuanlin 于 2011-5-9 23:26 发表
看他告别的时候站在路边招手示意,还拿着个大牌子确实让人感到心酸。

不过话说回来,他作为反对党的前领导人来说,太弱了,不够强硬。自由党只有像老霍这样的强硬派才能镇的住场,你说他专政也好,独揽大权也好,只有他的强硬和坚持,才能让澳洲走了那么长的一段经济辉煌。

小皮特也好,尼尔森也好,特伯也好,还有现在的阿伯,都不够气场镇住整个自由党的台,更不要说整个澳洲的政局了。

是的,当初我是在社区报上看到照片的,那个时候不太知道政治人物的,呵呵,看到这样的场景就会对这样的人有了好感。

他做反对党的前领导人应该也就是过渡性质的安排,他是个“书生”,的确不够阴险和强硬。

发表于 2011-5-10 09:54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典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典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Saved 15000? It's a joke.

As I remember, his resignation costed millions tax payers' money.  (the by-election)

I don't think he cared tax-payers' money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0:13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于 2011-5-10 09:54 发表
Saved 15000? It's a joke.
As I remember, his resignation costed millions tax payers' money.  (the by-election)
I don't think he cared tax-payers' money


这个评论非常苛刻,恕我直言。
他的辞职的确让其选区进行附加改选,花费了纳税人millions刀,但是这是系统制度决定的,政客个人无法控制系统里的制度,他所做的就是在其能够控制的范围内把离职的费用降到最低而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0:14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耳钉(继续)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继续翻译。。。

关于耳钉的事情。。。

我是1994年下半年来到Bradfield选区的。当我进行第一次选举宣传活动的时候,我就戴着这副钻石耳钉。我的竞选委员会的成员们苦苦思索我的耳钉是否应该出现在竞选的宣传单上。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就我戴耳钉的照片出现。随后我们收到了几百份附有宣传单的回信,这些回信的宣传单上我的耳朵要么被剪掉了要么就被画了个圈,上面说:“这是什么东西?”每个小时里平均有两个人打电话进来说:“我不会投票给一个戴着耳钉的家伙。”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但是在竞选活动最高潮的部分是发生在投票日之前的前三天。有五个来自于联邦选举办公室的表情严肃冷峻的女人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知道肯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她们都拒绝给她们先泡杯茶的好意。她们五个齐刷刷地坐在桌子对着我的一边,并指派了一个发言人身体前倾对我说:“Nelson医生,让我们直接切入重点,你戴了一副耳钉。”我说:“是的。”她接着说:“我们相信你是一个同性恋。”这并不好笑!我对我的想法很糊涂回应说:“我不是同性恋,我可以向你们担保我不是。”在这个时候那位发言人俯身过了桌子一拳砸在桌子上说:“那好,但是你能够证明吗?”这件事的重点是,一个人在公共生活中所受到的挑战并不都是在道义上你应该回应的事情!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0 12:5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2 收起 理由
kaitlyn + 4 感谢分享
bulaohu + 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5-10 10:19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典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典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原帖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0 10:13 发表


这个评论非常苛刻,恕我直言。
他的辞职的确让其选区进行附加改选,花费了纳税人millions刀,但是这是系统制度决定的,政客个人无法控制系统里的制度,他所做的就是在其能够控制的范围内把离职的费用降到最低而已。


So why not finish the term? When the people voted him, they expected him to work for the whole term, not 1 year before the next election.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2:18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头发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关于我的第二个热点议题就是我的头发。

在楼上的议会新闻记者Annabel Crabb就有着很漂亮的头发。她在新闻里写说我的头发已经做过类似于风洞测试之类的检验。这里我只是为了把我头发的事情加入我要表达的观点之中,我的头发就像总理阁下(指陆克文)的头发一样,很软易于梳理并很容易就分成一边。但是在6年前我知道是时候改变了,当时我在悉尼北区(我的选区)Lindfield Public School对5年级的小学生们解释说我们(政客)做些什么事情。我太太仍然试图帮助我,我对小朋友们说:“你只有一次生命只有一次机会来使用(政治)其力量来使这个国家变得比我们当前一代所依靠更美好。我们今天正作出的决定是关于你们将要生活的未来的澳大利亚的种种事宜,而这些事当你们到了三四十岁就会明白和感受到。”就在我说玩这番话的时候,我被(小朋友)提问一个问题 - “Nelson医生,为什么在你头上有一边的头发竖着比另一边高?”当我把这个问题讲给我的太太听的时候,她马上为我约了一位发型师,因此我得每个月都去那里一次。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0 12:50 编辑 ]

发表于 2011-5-10 12:2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mylt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mylt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私立学校收费蛮高的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2:52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孩子们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现在我要正儿八经了,就从感谢我的孩子们开始。

我儿子Tom和我女儿Emily为我的政治生涯作出了最伟大的非自愿的的牺牲,首先在我担任澳洲医药协会主席一职期间,其次在我担任Bradfield选区国会议员和联邦政府中公职期间。在这些日子里,这22年里,我花在出差旅行、开会、联邦国会,各种活动场合和在电话上的时间要远远多过我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在这个方面在这个地方(指他发言的议会大厅里)我相信我并不是唯一有这样状况的人。

当他们7岁大的时候(Nelson医生的两个孩子是双胞胎),我担任着澳洲医药协会的主席刚偏远土著社区回来,这次出差我去了10天,当时我想实施的目标是要让澳洲内陆和中部地区人民的恶劣健康状况、未成年死亡率和当地土著人民普遍的绝望情绪得以改善。我是快午夜的时候回到在塔州首府Hobart的家,我其亲吻了孩子们道晚安。女儿Emily醒过来了,我对她说我很抱歉这么长时间爸爸没回家。她回答我说:“没关系,爸爸,你正在帮助土著人。”
Emily和Tom,我要说,你们是我这一生最伟大的成就。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2 收起 理由
kaitlyn + 4 感谢分享
bulaohu + 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父母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是为了土著人的利益和为了在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澳大利亚中出一份力,1994年9月我决定卖掉我在Hobart的房子移居到悉尼。那个时候国家实施给低收入家庭全民医保已经有10年之久,我知道在这样社区里的议员们的视野已经整个地被应付日常事务所遮掩,而我想要做更多一些的事情。但是我仍然热爱塔州,我已经要求四五十年后当我归去的时候吧我的骨灰撒在Bruny Island的Adventure Bay,希望如此。

我就是我自己,我已经做过的事情只是因为其他人的存在。我父亲在2004年大选日前6天去世。他没有看到我成为联邦国防部长和自由党的党魁。这样的体验我相信内阁总理大人(陆克文)和我的上级反对党领袖(Malcolm Turnbull)也曾经有过。我父亲是一个正派的,有想法的聪明人,他对于穷人和弱势群体有着很深的关切。我母亲教导我懂得生活的价值最终可以在人群中体现,也可以在你所承诺的目标中体现。我母亲说,权力是一种工具,应该用在你服务于那些没有权力的人的时候,用在你发现服务他人有成就感的时候。我感谢上帝让我逐步有了想象的能力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待这个世界的感知。

发表于 2011-5-10 14:54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Rolyat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Rolyat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I don't like his ear rings.  Look like gay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5:28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信赖的人们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我加入政坛来到国会是为了那些让我信赖的人们。Bruce Shepherd差不多是我第二个父亲,有时候他又像我第二个儿子。我认识他已经有20年了。20年前我告诉他我不喜欢他的时候,他非同寻常地克制了对我蹦出一大堆粗话,相反他给了我第一个忠告 - 永远不要表达意见给一个你还没有见过的人。他后来教导我信仰因果关系的绝对重要性。


Bruce Shepherd

是Rhondda Vanzella在政治上和私人关系上造就了我,让能够在15年里有对Bradfield选区、自由党和我家庭的无私牺牲。

Doug Thompson则给了我鼓励和支持,如同Slim Dusty般的故事(Slim Dusty是澳洲历史上最出名的乡村歌手)。无论是我的竞选活动,我的婚礼组织或者照看我的孩子,Doug和Monique总是在那里帮助着我。

Don Glover是Bradfield选区的一名自由党人,他在1995年我处在最危急的时候在我背后真正的支持着我。后来我又得到了下面几位的教导和支持,他们是:Betty Flick, Peter and Norma Beckley, John and Angela Carrick, Les Taylor, Robert Longstaff, Felix Venn Brown, Geoff Selig, Tony ,Lee Hall。。。还有很多很多人。


如果没有Bill Heffernan,我就不会来的国会成为议员,同样没有Tony Staley我也不会留下来。如果没有我的团队成员们我就会一事无成,他们是:Lee Hall, Ben Franklin, Sarah Cruickshank, Yaron Finkelstein, Simon Berger, Deborah Chan, Jaci Armstrong。。。 Peter Hendy, Catherine Murphy和Maria Fernandez作为团队的核心成员来辅佐我,他们的贡献是巨大的。很多内阁和领导的团队成员,特别是 Peta Credlin,我亏欠你很多我可能无法偿还了。是你们造就了我,让我得到了比我本人应该得到的更大成就。

我要感谢自由党一直信任我,给了我这么多我不敢当的机会。我这一生有了自由党人的信仰,反映在我用努力工作、自我牺牲和发扬普通人的理想方面。因为我的选择,我现在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成为了一个更坚强的自由党人。

[ 本帖最后由 patrickzhu 于 2011-5-11 09:18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8 收起 理由
bulaohu + 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退役斑竹 2007 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8年度奖章获得者 参与宝库编辑功臣 2012年度奖章获得者 2009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0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4年度奖章获得者 2015年度奖章获得者

发表于 2011-5-10 16:03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章由 patrickzhu 原创或转贴,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版权归 oursteps.com.au 和作者 patrickzhu 所有!转贴必须注明作者、出处和本声明,并保持内容完整
服务于Bradfield选区是我的荣幸,Bradfield选区是非常出色的地区,那里大部分都是受教育程度高和勤劳工作的人,他们都充满着很深志愿服务的信仰,着眼于博爱和澳洲的利益。这些人给得多但是要的少,他们不应该被承担目前的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因为过渡开发悉尼北岸地区而强加给他们的对他们生活环境的破坏。

我是1996年来到国会的,当时是和一些男士女士一起来的,他们在我的生活中将永远占有一席之地。Phil Barresi, Gary Nairn, Jo Gash, Dana Vale和Warren Entsch,他们也是经过不懈的努力才来到了国会,他们本来是一名养鳄鱼的农场主,畜牧业主还有戴着耳环的同性恋权利活动家-那是Entsch。在堪培拉的很多人教会了我很多很多。

我在1997年反对政府放对于松跨媒体所有权的法律而允许Packer家族得到Fairfax集团的控制权。我可不想未来是Packer家族和默多克先生最终控制我孩子将来如何思考。我对Packer家族如是说。同样我对于最近的主要议题持有保留意见 - Paulin Hanson已经成为很多澳洲人对从基廷时代开始我们国家的变化感到悲伤和愤怒时候的避雷针了,他们不理解也不想知道北领地的强制判决。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8 收起 理由
bulaohu + 8 自由党的人这样对packer/murdoch说话不容易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