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新闻汇总 查看内容

新州调查熊猫外卖的员工保险以及报告员工之死

2021-2-23 20:45| 发布者: astina | 查看: 1869| 原文链接

调查发现熊猫外卖的司机们被要求自己买保险,而公司说他们没有检查司机们的保险是否有效。

熊猫外卖的人事资源经理Tina Sun披露该公司每天在悉尼雇佣100-150名骑手。

但是新州调查分享经济安全的议会选择委员会被告知熊猫每年仅支付3000澳元用于员工保费。

孙女士说这覆盖的是悉尼办公室的25名员工但是不管送餐司机,她说这些人不是员工而是“独立承包商”。

她告诉调查组说“我们要求他们自行购买保险。”

“我们收集保单,但是实际上无法确保每个保险都是有效的。”

绿党议员David Shoebridge说:“看上去你们钻了系统空子啊”。孙女士回答说:“我不同意。”

“我们遵守法律要求的所有规则。”

51岁的四个孩子之父Jun Yang来自中国,他说刚开始合同时每笔送餐获得9澳元,但是后来被减到每次3澳元。

他说他和另一名骑手抗议减少送货费后就被解雇了。

“当我们罢工时,他们发给我一个短信,然后我的号码就被拉黑了。” 他通过翻译告诉调查组。

他说打那以后其他骑手都不敢说话了。

孙女士对杨先生的描述有异议,说他是因为顾客投诉被炒的。

她还说每笔送货费取决于距离。

去年在两个月内澳洲道路上就有五名送餐司机身亡。

很多人在交通事故中受伤。

但是杨先生和另一名熊猫骑手Fang Sun说他们没有获得任何关于道路安全的培训。

孙先生说:“他们什么也不提供。”

绿党议员 David Shoebridge问孙女士公司是否意识到骑手们一单接一单感到“不安全”。

孙女士回答说:“我没有听到很多,只在今天上午的这个聆讯中听闻。”

她说安全是熊猫送餐的“首要优先”。

她说骑手在开始为熊猫工作的“在职程序”中获得一本道路用户手册。

但是她后来承认公司一开始没有把一名骑手的死亡依法报告给州工作场所卫生和安全监管机构新州安全工作局。

43岁的熊猫骑手陈晓军去年9月在悉尼和巴士相撞身亡。

委员会主席工党议员Daniel Moookey问孙女士:“你当时知道你有法律义务向新州安全工作局报告吗?”

她回答:“不知道”。

聆讯听闻该公司没有向陈先生的家人支付任何赔偿金。

孙女士说:“陈先生已经获得了强制的第三方险,约2万澳元,当然我们不会要回这笔钱,所以我们视之为赔偿。”

她说熊猫送餐支付了家人从中国来澳的费用以及丧葬费用。

她说还在和陈先生的遗孀谈关于可能的赔偿金。

“我们做了一切能做的支持他的家人,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们没有违反任何义务。”

熊猫外卖是2016年在英国成立的但是迅速扩张到世界各地,悉尼分公司是2019年末成立的。

孙女士说公司针对讲中文人群的“小众市场”。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2-23/hungry-panda-scrutiny-over-delivery-riders-safety-gig-economy/1318277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