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兴趣爱好 查看内容

炼琴记 ( 耳朵的敏锐,心灵的追求,机能的协调,灵魂的升华,一生的财富 )

2018-10-28 18:21| 发布者: 莽撞人 | 查看: 32478| 原文链接

" 培养孩子的成长,本身就是人生路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写出来让大家分享并给众人啟迪,非常有意义,首先是在于孩子们创造了故事的脚本,家长们便做出了历史的记述 " ( 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储望华先生 )。

2015年11月起陆陆续续记录孩子自幼学习音乐的历程,这是作为琴童家长留给自己的宝贵记忆。音乐少年,学业为主,才艺为辅。第一乐器钢琴,琴龄14年; 第二乐器小提琴,琴龄4年8个月。

2018 VCE Music Investigation ( Piano )  Completed
2017 VCE Music Performance ( Piano )  Completed

Accreditation:
2017 Associate in Music Australia ( AMusA ), Violin Performance and Theory, Attained
2016 Fellowship Trinity College London ( FTCL), Piano Performance, Attained
2015 Licentiate in Music Australia ( LMusA ),Piano Performance and Theory, Attained
2014 Associate in Music Australia ( AMusA ),Piano Performance and Theory, Attained

炼琴记( 一 )。

钢琴启蒙

从三岁多点开始学琴至今经历过四个钢琴老师。第一个老师是当时上海的邻居,是学院派的专业人士,大学钢琴老师,正赶上钢琴热又加上老师就在隔壁近水楼台,自然也就随波逐流开始了。每礼拜一小时一节课,老师布置作业时弹一遍,自己回家每天练习一个小时,基本上每天固定的一个时间段练习一个小时。老师教得正规,学生上手很快,学的很顺,但学生有个让人难以理解并保留至今的特点:往往越是老师认为难点的他却很轻松,老师认为容易的却做的不够好,这样等到2006年全家最终决定定居墨尔本时学了一年半,已经弹了不少曲目,最重要的是已经养成了每天定时定量练琴的习惯。

来到墨尔本由于他表姐正在学钢琴,所以很自然也跟同一个老师学琴了,就这样从上海朱老师的最后一节课到澳洲第一堂钢琴课实现无缝衔接。钢琴老师是个很嗲的老太太,解放前上海滩资本家的大小姐,四岁起弹琴,想想那个年代四岁有条件弹琴的家庭。老太太自己弹的很好,但几乎从来不给学生演示,但也有绝活:弹音阶琶音从来是要求学生背谱弹奏,其实也从来没有谱子。同样学的很顺利,然后就是考级,6 岁取得AMEB 6级证书,到小学二年级时已经弹完AMEB 8级的曲目,而这已经是业余最高级别了,但那年由于老太太年纪大了,忘了报名而错过了考试。( 澳洲 Australia Music Examination Board ( AMEB )的考试从一开始就要求考听音,视奏还有演奏加上所涉及曲目的乐理知识,难度要远大于英皇,是一套严谨科学的音乐考试机制)。在老太太那里一直学的很开心,老师很喜欢他,学生自然深受鼓舞,热情洋溢,到二年级时已经不需要他妈妈陪练了,每天练琴几乎完全自我管理。

二年级快结束的时候那位心仪已久,鼎鼎大名的钢琴老师最终有了空位。全家出动去面试,由于紧张导致弹的Glinka-Balakirev: The Lark( 云雀 )发挥不是很好。老师说原来你连"跌立跌落"也会弹了啊,看得出这个小孩蛮喜欢弹钢琴的,但是要从头开始,还说老师老严老严的,你吓伐?不怕,回答说。接下来问家长对孩子将来有啥想法,我们说只是作为爱好,但希望跟老师好好学,学到真本事,老师点点头表示认同,说专业钢琴太难太难。这样算拜师成功了。老师是个牛人,早年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直升音乐学院,然后毕业留校,80年代到澳洲阿德雷德音乐学院任教,后来据说以一曲莫扎特奏鸣曲K330获得著名的墨尔本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教职,老师的先生是大提琴家,他们是中学和大学同学,更有一个世界级演奏家的儿子。

转到新老师那里一切从头开始,最初的半年很难熬,按照老师的要求陪练妈妈又重新上岗,一直陪练到小学毕业。换到新老师那儿开始苦练基本功,曲目量也上去了,但不容易,老师非常严格,不好好练根本别想糊弄过去,所以听说有学生受不了而逃走的,娃倒还可以,还是花那么点时间,反正回课还可以,记得跟老师学了几年好像就被表扬过一次,其实不批评已经就算不错了。奇怪的是经常被批评也没见他有啥情绪,这还真是老师的魅力,学生就是服气老师,知道老师是高人。名师出高徒还真是那么回事,尽管远远谈不上高徒,不过是老师众多学生中极其普通的一个,但琴听起来还真不一样了,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就这样小升初的时候居然以一门钢琴获得了一所顶级男校的音乐奖学金,这在墨尔本几乎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学校乐团几乎用不上钢琴,所以两门乐器几乎是定律。当告诉老师时,老师这时说了,钢琴老难老难,原来根本不看好。

炼琴记(二)

得遇名师

六年级考取老牌私立的6年音乐奖学金,学校来信了,更准确地说是一份合同,明确指出必须跟中学的钢琴老师学琴,还要求学第二乐器,那意味着必须离开现在的老师,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这几年里孩子的进步显著,从一开始不再考级,以后又指导考了AMEB七级和八级,又是老师的细心呵护指导得以考上的奖学金,孩子非常崇拜老师,根本不舍得离开老师,我们全家对老师非常感激,也根本不相信一个中学的钢琴老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老师强,所以全家情绪都很抵触。为此我给他们学校的音乐系主任写信,表达了孩子想继续跟现有老师学习的心愿,但被拒绝了,同时向我介绍了他们学校最好的一位钢琴老师,据说是澳洲第一位钢琴博士,墨尔本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钢琴,AMEB机构的联邦考官( 后来才知道全澳所有乐器含声乐当时一共有14位联邦考官,都是第一流的音乐家),但我们当时根本不相信,我想系主任一定觉得不可思议,有机会免费和这样级别的音乐家学习,居然还有不乐意的。但没有办法,这是学校的规定,花了很长时间和孩子沟通,慢慢地也只能接受了,回复学校我们愿意跟学校老师学,但由于整牙,所以第二乐器不想学圆号,改拉小提琴,学校同意了(由于只有一门钢琴,所以学校要求孩子学第二乐器,本来学校看他个子大,所以想让他学又重又贵的French Horn圆号)。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接下来就是到了和老师告别的时候了,先是在电话中和老师说明了实际情况,明年两月份起就不得不离开老师了,老师表示理解。接下来继续去老师那里上课,那年假期回国时老师明明知道我们要离开了,还依然开了书单,我们回国时去元龙书店照单全买了。老师还说在学校学的话,孩子会吃不饱的,所以依然给他留了位置,表示假期也可以过来学。曾经也一度考虑同时跟两个老师学,但很快就否决了这种念头。2014年1 月份最后一堂课是我陪孩子去上的,上一次见到老师还是几年前的面试那次,老师表现的很轻松,说今后的那个老师很好,还说以后有技术上问题尽管来问。本来正在准备的文凭AMusA考试,老师说还是不以她的学生名义报考,毕竟娃要跟今后的老师6年。

2014年2月份起上7年级,正式和现在的老师学琴了,一大早天还没亮自己坐火车去学校跟老师上钢琴课,这么多年风雨无阻送孩子去老师那里学琴的日子永远结束了。老师是一个绅士,非常nice, 而这一开始却让习惯了严师教诲的娃很不习惯,真是欠揍的命。慢慢才一点点了解:老师早年游历欧洲,曾师从20世纪殿堂级的钢琴大师Claudio Arrau( 阿劳 )和指挥大师Sergiu Celibidache,是澳洲第一位钢琴演奏博士,是concert pianist 音乐会钢琴家,AMEB曲目的编撰者之一,AMEB联邦考官,当时在墨尔本大学音乐学院执教25年,在娃学校执教15年。才慢慢了解原来墨尔本这里的私校里有大音乐家,这是因为这些学校会高薪聘请大学教授,业内最好的职业演奏家来培养他们有潜力的学生,所以这里音乐最厉害的往往都在私立学校。由于名额极其有限加上亚裔孩子凶猛,顶级私立学校的音乐奖学金申请难度要远远大于墨尔本音乐学院附中( 艺术高中 ),而这一切我们以前根本不了解,也无法了解。

到了新老师那里,娃弹琴时候最大变化是整个人放松了,也就更musical了,以前被要求弹琴的时候人几乎一动不能动,现在解放了,老师认为他音乐感觉很好,具有天生的艺术家气质,经管技术上还需要更多的改进,而以前恰恰被认为音乐感觉不好;娃发现他自己不少处理和老师不谋而合,有点小得意,而以前老是被批自己的东西太多。第一堂课后老师就让他以后上课用学校最好最贵的琴,而且每堂课远远超过学校规定的一节课45分钟,达到近一个半小时,还时不时加课,老师对娃尽心尽力,孩子进步很大。这幸福来的太突然,让我们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老师的境界也许不是我们能理解的,我们经常和孩子说:希望他以后有能力了,也向他老师一样尽可能地去帮助别人。

炼琴记(三)

乐理学习

澳洲音乐考试委员会规定AMEB 6级演奏考试通过, 如果想获得考试证书, 必须参加并通过乐理3级的书面考试。不同于乐器演奏考试所涉及的general knowledge 那其实也是关于演奏曲目的乐理考试, 不过AMEB的乐理要难的多, 涉及器乐各个门类; 它提供3种类型的乐理考核, 而我们所选择的这种恰恰是最难的 。由于6岁时就考过AMEB演奏6级, 为了拿到证书, 去学习乐理是顺理成章的。

第一个乐理老师是澳洲第一任钢琴老师的外甥女,她也曾是孩子在澳洲第二任钢琴老师的学生。乐理课也是每周一课, 一课一个小时, 记得是钢琴老师的三个学生一起上课, 另外两个女孩比他大几岁。因为来澳洲时英语是零基础, 所以一开始上课时连英语也听大不懂, 就是盘腿坐在那里, 都是他妈妈帮着做笔记, 回家做乐理题, 尤其是考试前得大量做习题。3级乐理学了蛮长时间, 终于去参加人生第一次笔试, 考试规定时间好像是3小时, 不到一个小时考完交卷, 考了96/100。接下来由于换了老师, 尽管当时老师认为这么小的年纪没有必要整天忙着考级, 但对于乐理老师督促我们去上。第二个乐理老师是老师夫妇俩的学生, 大提琴为主,钢琴为辅, 墨尔本大学音乐学院研究生毕业, 自己开音乐学校也在家里教学生, 很能干要强的一个老师, 生完小孩一个礼拜就开始给学生上课。就这样钢琴老师让学乐理那我们作为家长只有全力配合, 2011年4级乐理96分通过, 接着学5级乐理。那是获得AMEB AMusA 演奏文凭所必需通过的乐理考试, 程度已经很深了。据说AMEB AMusA 演奏文凭相当于音乐学院演奏专业本科一年级的水平, 澳洲音乐学院非作曲毕业生乐理大多也就是AMEB 5级乐理水平, 难度还是很大, 但还是以91分通过。搞定5级乐理, 接下去就是6级乐理, 但当时一方面抽不出时间, 另外乐理老师认为年龄太小, 因为6级乐理要比5级乐理难很多, 所以暂时歇了一阵。

一直到6年级搞定中学音乐奖学金, 准备重新开始乐理课, 不料乐理老师那儿没有了位置, 等了半年才得以上课。2013年8月份,生活又恢复了常态, 每周一节钢琴课, 一节乐理课。不过6级乐理难了很多, 作业也很多, 一套模拟题耗时3小时, 第一份模拟题没有及格, 当时已经是2014年上初中了,学校乐团排练,演出繁忙, 当时正和学校交响乐团合作给高年级音乐剧South Pacific 弹伴奏, 一次排练就是3小时, 周末也有排练; 就在如繁忙的状态下上乐理课, 回家做题, 纠正错误, 复习, 考试前做了10套模拟题, 每套3小时, 实在太忙, 感谢AMEB 6级乐理可以网上考试了, 节约了很多时间, 考试规定在家考试一定要有家长在。当时非常担心考到一半网络断了咋办, 停电咋办?结果啥也没有发生。过了几天收到老师的短信说考的太差了, 估计不及格, 娃想不通, 不料第二天又收到老师短信说考了91分, 非常高的分数。搞得有点莫名其妙, 事后我们也没有向老师提起过第一个短信, 也许是手机落在音乐学校哪个学生的恶作剧, 但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么多年的乐理学习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阶段性成果。

在学习乐理的过程中,会逐渐掌握和声学、曲式学、音乐欣赏、触键技巧等方面的知识,这好比小学生学习一篇课文,不仅要认识课文中的字(认识音高),还要知道文章分成几段(划分乐段),什么是一个句子(划分乐句),有哪些好词好句(关键的节奏型和旋律音型),以及文章是谁写的,作者生活的时代(音乐史),文章表达了什么感情(音乐表现)等等。即便是再简单的小曲也可以进行诸如此类的分析,久而久之,孩子的音乐知识就会积累得日趋深厚,对音乐的欣赏能力与表现能力也会增强,形成真正的音乐兴趣。这适用于各种乐器专业的学习,并且这笔财富即便日后孩子不走专业道路,也会让他受用一生,为他的生活增添乐趣。乐理学习一开始的时候,由于年龄小很难真正理解深奥的乐理知识, 但不要紧, 种子一旦种下,难免有一天突然开窍, 会有脱胎换骨,融会贯通的变化, 对音乐这门语言的理解和給演奏带来的帮助非常非常大, 大到无法想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