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生活其他 查看内容

咋办呢? 80多岁的父母养老问题? 天堂里的父亲,希望一切安好!! 08.06.2017 (close forever))

2017-1-25 09:15| 发布者: wunaidesixu | 查看: 556830| 原文链接

万能的足迹啊,请帮帮我吧

基本情况:
1. 父亲87岁,有老年痴呆症状, 日益严重. 母亲83岁,身体目前,尚能自理.
2. 兄妹四人都在在国外, 一个哥哥在法国,一个姐姐美国,一个姐姐在悉尼. 我老小,住在堪培拉.
3. 父母10年前办理了亲属团聚移民, 到了澳洲. 父母来澳洲以后就和我们一起住在堪培拉.
4. 我们都是工薪阶层,两个孩子. 经济状况一般 (家庭年收入低于足迹的平均水平,年家庭收入税前150K). 孩子还小(一个小学, 一个中学). 基本属于月光族.
5. 父母来澳洲之后就和我们一起住,几年下来,大的争吵倒是没有, 但婆媳之间小摩擦不断. 老婆倒是明事理之人,但毕竟三代人住在一起, 矛盾不可避免.
教训: 现在回想起来,应该10年前让父母申请公屋, 保持一碗汤的距离,这样可能对彼此都更好一些.
6) 父母每月给我们600澳元,作为生活补贴.

目前面临的问题:
1) 父亲生活渐渐不能自理.去GP和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多. 我们的年假基本上都用在去陪父母看病了. 已经两年没有过任何holiday了.平时全职上班,接娃放学, 身心憔悴.
2) 父亲老年痴呆日益严重, 母亲不同意送父亲去养老院, 坚持在家说自己照顾,其实他也照顾不了. 如果送养老院的话, 一个在家,一个在养老院, 两边跑, 我们也照顾不了.  
3) 家里雇佣保姆: 也可以. 但是住家保姆不现实, 我们房子小. 另外费用问题咋解决? 也不可能我或者老婆不上班, 因为还要养娃,还房贷.
4) 分母分开住: 一个悉尼,一个堪培拉. 首先父母不同意分开,其次姐姐愿不愿意还是个问题.

万能的足迹, 大家出出主意, 怎么破?


过年了, 我主动和哥哥姐姐商讨了一下父母接下来养老的问题,但是结果很不理想.
1) 法国的哥哥和美国的姐姐表示是父母不去法国和美国,不是他们不愿意养老. 我老婆认为只是委托之词, 因为没有PR,没有医疗保障,父母不可能长期在法国或美国养老. 父母从来没有去过法国, 美国5年前去玩过一个月.  但均没有表示父母在我这里养老,他们出抚养费的问题.  姐姐还说父母都是老年人,一个月也吃不了啥,花不了多少钱的 (吐血)

2)父母去养老院: 私立养老院要父母每人要交40万保证金. 这样四兄妹每家要出20万. 哥哥姐姐表示有压力,公立养老院要排队. 不知等多久,目前母亲工作还木有做通,先不说这个.

3) 给父母租房子,雇一个全职住家保姆照顾父母. 花费:房租350-500 一周, 住家保姆大概800-1000一周, 其他生活费用暂时考虑由父母自己支出. 这样四兄妹每个月1000/每人. 因为我家房子只有三室,目前俩娃一个房间, 父母一个房间. 实在安排不了住家保姆. 哥哥姐姐都表示每个月一千有压力. 没表示赞同, 也没表示反对. 都不说话了.

Skype会议最后也没有一个什么实质性结论. 但老婆觉得他们有点欺负人. 我们都赡养父母10年了,平心而论, 我觉得老婆已经很大度了,说句实在话,我也知道父母给的600元根本不够的. 大家觉得和父母住,父母应该给多少生活费? 因为没有一个标准, 作为子女的,觉得赡养父母是应该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细算过, 就这么一路走下来. 现在好像我们占了便宜一样.

因为这次会议没有让父母参加,所以最后不欢而散,好像我还是坏孩子一样, 不想赡养父母了,可能他们觉得父母在我这里已经十年了, 所以就理所当然滴一直呆下去.

哎.....

更新: 终于上班了....
这个年过得憋屈的很
昨晚老婆因为无意间看到母亲汇去法国的2万澳元的汇款, 和我争执起来.
哥哥的孩子元旦大婚, 当时我们曾和父母商量,送多少礼金合适,最后和姐姐们决定一家1000澳元,父母也是1000. 因为太远, 我们木有去法国. 老婆亲自去邮局汇的2000澳元. 昨天老婆替父母打扫房间,发现了掉在桌子下面一张单子,捡起来一看,汇往法国,2万澳元.
老婆说她管不着父母这么做,但是丝毫木有必要背着我们做这些,偷偷再汇2万澳元. 就因为哥哥的孩子是个儿子吗? 老婆说我家两个姑娘圣诞节也就收到爷爷奶奶的50澳元. 我父母偏心.

和哥哥姐姐们开会没有涉及父母的财产问题, 因为父母没有说过给谁,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现在老婆要求必须把养老问题解决了.
有没有堪培拉的朋友们,提供些有关养老院一些具体信息.

30/01/2017
1) 自从四兄妹开过Skype会议之后, 这几天哥哥姐姐们没有任何消息. 微信,电话都没有. 和我没有,同父母也没有. 沉寂!
2) 昨天晚饭后老婆洗碗,我问母亲今后的打算,母亲说:"过一天算一天,说不定哪天她就走了". 我说目前父亲的状况不容乐观, 她一个人照顾也比较累,我也不放心. 不如哪天先去养老院看看? 或者让人来评估一下? 然后母亲说什么死也要死在家里,坚决不去养老院的,养老院听不懂别人说话, 吃不惯西餐, 也木有办法给父亲熬粥. 然后就母亲就哭起来了. 说养大四个孩子不容易. 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也没有提他们背着我们另外给孙子2万澳元的礼金的问题.

3) 有关父母财产问题还不太清楚. 父亲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母亲啥也不提. 我也不知道咋主动问呢? 我知道的国内房子一套,猜的租金大概每月3000-4000左右. 他们的退休金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

求支招.



现在想起来,当初真应该让父母申请公屋,分开住.
定期去看望父母, 可能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大家说现在申请公屋还可行吗? 需要等多长时间?
现在看来让父亲母亲去西人养老院的可能性很小.
公屋大概需要老人自己再支付多少?
住公屋的话.再雇佣全职保姆大概花费多少?
有没有人知道?




现在难题是
1)母亲坚决不同意送父亲去养老院。

2)住家保姆不现实。 哥哥姐姐们基本上不愿意一个月出1000澳元。

3)母亲不同意卖国内的房子, 说那是他们国内唯一的房子。

4) 母亲一个人照顾父亲有难度。 也不是长久之计。

5)我已经连RSL LifeCare Bill McKenzie Gardens,

    里面有针对老年痴呆病人的护理,但是需要评估。

   这是备选方案。 母亲的工作做不同,也是没有办法。

1)上次Skype会议我已经和他们说的很清楚, 父母在我这里住,每月给600澳元, 再没有别的.

2) 他们的银行账户自己管理。 国内的养老金和房租也是自己管理。
3)反正这几年澳洲物价飞涨。 我也不清楚除了房子,两个老人如果单独居住,一年到底需要多少钱? 反正我家基本上存不下了钱,两个孩子上的是公校。 房贷还的很少很少。 可能哥哥姐姐们认为父母每月给我们600就足够了吧。 所以这10年来他们也没有提过给父母钱。  现在有可能认为父母的钱足够养老了。

有没有谁的父母单住, 说一下一年的花费大概多少?


06/02/2017 更新
看了论坛了有关帖子和各位的回帖,现在关于两个老人如果没有申请到公屋,自己出去租房子住的话, 一年的费用大概租房子1.5万,生活开支1万-1.5万之间.

这也给我们下次开家庭会议时一点参考.无论如何, 父母同我们居住这十年, 我们也贴补了不少.


实际情况是
1) 如果不去养老院,我们照顾不了.
2) 请住家保姆不现实.

你说的很对,让父母出去租房子,但面临很多现实问题:
1) 父母肯定坚决不同意. 这样做必然会和父母翻脸, 你说我都和父母一起住了十年, 最后再落个"恶人","不孝子", 是不是比窦娥还冤.
2) 且不说这10年经济上和生活质量上的影响, 但至少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这10年间,父母生病住院,平时看病,我们的假期几乎都在陪父母看病. 当然这是子女应该做的, 我不是拿这些邀功, 但至少这也是我们的付出吧.
3) 现在看来,如果两个老人单住,每年需要2-3万的话, 牺牲了我们的生活质量, 我们至少帮父母省了房租了吧.

1) 我不是想当"老好人", 只是不想和父母闹翻. 其实现在父母搬出去租房子也不现实, 一个有老年痴呆, 一个是80多岁的母亲, 他们现在应该是没有能力单独居住了.
2) 早知现在落得进退两难的地步, 10年前就应该让父母单独居住了, 省事无事, 现在也不至于觉得让父母搬出去就是"不孝". 父母和哥哥姐姐心理上也不会这么认为.
3) 经济上我和哥哥姐姐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除了每月600澳元, 我们再没有拿过父母一分钱,父母国内的退休金和房租都是他们自己在管理. 而我们本身也不贪图父母的钱.
4) 我也得平衡我的小家庭. 老婆贤惠, 但是赡养老人是四兄妹共同的义务. 我们已经照顾了10年了.现在不是我们不愿意照顾,而是客观的现实是我们照顾不了.

难道非要做"恶人"才能解决问题吗?

常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现在的 我窝屈的真想放声大哭,仰天长啸!!



09/02/2017

想了很久,“恶人” 还得做,不然解决不了问题。

父亲目前渐渐步入老年痴呆二期,从去年12月份开始,就特别会忘事,常常无目的地内走来走。偶尔会不认识家,经常地情绪不稳定。 可以去养老院。但也有一系列的评估手续,然后排队等候。 会慢慢日常生活已难自理,需要专门有人看护。
同母亲谈话内容:
1)        客观详实地翻译了医生的诊断证明和对父亲护理需要的评估结果。
2)        和母亲说明白了我家不贪图他们的财产,只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钱,晚年过的好一点。
3)        深入地谈了我目前面临的压力和困难。自己精力有限,照顾不了父亲。大女儿高考也需要我们接送补习班。
4)        提出了解决方案:
A:家附近租一套房子(租金1500左右,可以申请政府的租房补贴,具体能补贴多少不知道), 雇佣全职保姆和联系政府机构的上门护理, 费用四兄妹平摊。
B:母亲和和亲排队进养老院,争取进一家。但不保障父亲和母亲能住一个房间,因为父亲有老年痴呆,需要住专门的房间。
C:父母去悉尼姐姐家或悉尼的华人养老院。如果需要出押金,我愿意同哥哥姐姐一起分担。

结果:正如“ihope”所说, 我很傻很天真.
母亲先是一阵痛哭,哭天抢地,说养儿无用,开始骂我是不孝子。他们老头老太住这儿能花几个钱啊,啥也吃不动啦,也不了哪里了,一年还给我们7000多呢。他们在这里住的好好的,父亲的病她还可以照顾,为啥要搬出去?说着说着就又哭起来,父亲也一起哭。这种谈话无法继续下去。 我只有和悉尼的姐姐打电话,让她安慰母亲吧。我们的付出并没有得到母亲的理解。觉得都是我们应该的,经济上我们也并没有吃亏。
真是出力的,不一定能落好!!
是时候开第二次家庭会议了






10/02/2017  这算是"绝食"吗?


这两天晚上几乎都是睡不着.

下班回去面对哭闹的父母, 昨晚做好饭, 叫父母吃饭, 母亲说不饿,不出来吃饭. 老婆去叫,还是不出来.

其实我们也知道即便父母愿意去这里的公立西人养老院, 也不是一句话,今天预约,明天就可以去的.也要办一系列的评估和手续,过程及其繁琐,需要时间.

晚上十点,老婆煮了鸡汤面,让大女儿给父母送去,放在桌子上了,也不知道吃了没有. 咋办呢? 饿出什么病来,更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哎.....


13/02/2017


楼主家这几天鸡飞狗跳一团糟.

楼主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暂时无心无力来更新各种狗血的情况了.

刚好一个朋友回国半年, 朋友看我们的日子实在艰难, 大女儿又高考, 就把房子暂借我们用半年.

这两天忙着搬一部分日常用品过去,当然是老婆带着两个女儿住过去.

先让大女儿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再说吧.

我先留下来继续照顾父母.

当然我们会支付朋友房租的(友情价).

对我朋友的大力帮助,也是感激不尽啊. 雪中送炭

.



20/02/2017
自从老婆带着孩子暂时住到了朋友家, 我经常回去,帮父母买菜, 做点晚饭. 也联系了各种机构, 但母亲不配合, 人家到家里都被她轰出来了,说不需要. 他们好好的呢. 不让人家进门.  

首先非常感谢足迹里面朋友们回复的建议. 我把足迹你的所有我的发言和大家的回复全部下载下来, email发个了两个姐姐和哥哥. 请他们仔细阅读后,然后才再次召开坚挺会议. 简单更新一下. 结果暂时还是无果.

参会人员: 两个姐姐, 母亲, 哥哥,嫂子.

1) 目前来说, 父母不可能去美国的姐姐家或法国的哥哥家养老的,因为没有身份, 到那边没有医疗保险和养老金. 这是他们开会讨论的结果是父母只能在澳洲或回国养老.

2) 澳洲或中国:
澳洲养老: A: 堪培拉或是悉尼? 我已经明确表示, 目前这种情况, 我自己无力负担. 无论从住房或是日常照顾. 父母年纪渐渐近90岁,生活慢慢不能自理,尤其是父亲,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不是母亲一个人能照顾得了的.
                B: 父母单独居住: 需要申请公房或暂时租房. 父母这边刚刚拿了养老金半年多, 回去住长了,就会被取消养老金. 但即便有养老金, 如果不雇佣全职保姆, 也是没有办法.  慢慢滴中午吃饭也会成问题.
               C: 我表示如果父母单独居住, 我愿意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共同承担费用.
               D: 父母进养老院: 堪培拉的养老院或是悉尼的养老院? 这个是将来的必然过程.
中国养老: 父母有房子, 不需要租房子. 父母的退休金 (估计每个月1万元), 父母可以用这个钱请一个全职保姆,生活费不够的话,四兄妹共同承担.

3) 父母的财产: 母亲对这个问题不表态,还把我们骂了一顿, 说她和父亲还没有死呢, 我们就惦记他们的钱了. 我明确表示不需要父母的钱. 他们的钱用来给他们养老.

4) 法国哥哥和美国姐姐的态度: 父母老了不能动了,就送养老院吧. 澳洲的和中国的他们都没有意见. 如果父母目前想单独居住几年, 既然在澳洲能申请公屋, 现在可以给父母申请公屋. 他们的养老金足够他们的生活费了.

5) 悉尼姐姐的意见: 父母在堪培拉生活习惯了, 熟悉环境和气候, 不适宜再去悉尼,没有朋友 (可是在堪培拉他们也没有什么朋友啊).

6) 关于入住私立华人养老院: 哥哥姐姐们都表示80万的押金对大家来说压力都太大了(一家20万澳元). 还是进公立养老院.

7) 母亲的态度: 坚决不去养老院,不管中国还是澳洲. 一个2个小时的家庭会议, 听她哭了一个小时. 也是不忍心. 关于父母的财产将来怎么处理, 母亲还是死死不松口,哥哥姐姐们也装聋作哑不表态.

所以,第二次家庭会议也是没有什么结果. 既然哥哥姐姐们同意申请公屋, 那我就先申请公屋吧.



23/02/2017
不算更新的更新

1) 从20号到现在, 没有收到哥哥姐姐们一个电话。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打给父母。
2)晚上我也不住在家里了。因为自从会后,母亲就不和我好好说话,我想和她心平气和地说话,一开口她就哭,就骂!
3)义工全部赶走,不让进门. 或者根本就不开门。  
4)给悉尼姐姐打电话, 说她眩晕症犯了,在医院,说话不方便,没说两句就挂了。

非常感谢各位出谋划策的未曾谋面的朋友们,有人说我窝囊,但面对自己80多岁的父母,硬逼他们搬家,他们不搬的话, 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啊。 何况现在我也不敢随便去租房子,租了,他们不搬,不是白租吗?


27/02/2017  SBS 电台讨论引发的风波

1)         周日SBS电台讨论了我发表的帖子, 昨天下午也将录音放给了母亲听. 还没有听完, 母亲就勃然大怒, 说我把”家丑”外扬了.  有哭诉她没法活了, 还不如死了算了. 看到母亲这样,说句实在话, 作为儿子, 我也很难过. 也不在多说啥, 就说还要送大女儿去补习,开车走了,反正把录音给他们留下了. 同时也发给了哥哥姐姐们.
2)        给悉尼的姐姐打了电话,告诉她,由于我大女儿今年高考,如果父母的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 等我朋友回来之前, 我会把父母送她家让她先照顾着. 她说让她和姐姐哥哥商量商量再说.
3) 晚上老婆带着小女儿去给父母送了很多蔬菜和做好的半成品熟食.  父母也没有多说什么,老婆呆了一会儿,就回了.
4) 母亲的工作需要慢慢的沟通, 观念的转变比较困难. 去养老院真的不是抛弃他们不管, 实在是客观困难所致. 目前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我和老婆一个人辞职,全职伺候父母.
5) 关于2万澳元的事情, 老婆说不要直接问了,寄都寄了, 再去追问,意义也不是很大.
6) 关于父母住家的花费, 很多网友都回复了, 我也不多说了. 反正每月600澳元, 多与少, 都无法算清楚. 不过问过朋友,我家的水电煤是朋友家2倍多. 日常花销无法一一分开的.
日日还得一天天地熬过去.....

1/03/2017
哎, 今天不更新了. 日子依然在煎熬.
善意提醒兄弟姐妹多的朋友们, 一定千万要提早一起商议给父母养老的问题.
1) 兄弟姐妹多, 父母年迈, 不可能这家住几个月, 那家住几个月, 搬来搬去的. 即便父母单住(租房或者公屋), 住在哪个子女所在的城市, 那个子女必然付出多, 其他子女如何平衡?
2) 如果父母和一个其中一个子女住在一起, 花费最好早点估算清楚: 租房 (可以按合租的价格估算, 即便是不收父母的钱), 日常花费. 要都列出清单,每月发给其他兄弟姐妹. 要大家做到心中有数. 不然的话, 你的兄弟姐妹还以为你赚了不少钱呢. 付出了,不一定有收获, 但至少要得到大家的认可,不能吃哑巴亏.
3) 提早做好各种打算: 在澳洲这个人工奇贵, 雇不起保姆, 自己又不能辞职去照顾父母的情况下, 比如父母一旦生活不能自理, 需要24小时人看护, 还是去养老院? 还是继续住家雇佣保姆? 费用? 去养老院的话, 要提前去考察, 尽早排队, 免得到时候想去也去不了. 这些和兄弟姐妹们最好早早沟通好, 列出方案.  
4) 父母的财产: 这个给”老爸老妈”们提个醒, 你们要用自己的钱来养老, 不要想着将来把遗产留给谁, 儿孙自有儿孙福.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