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体育世界 查看内容

西皮大叔的第一个42.195公里 - 2013墨尔本马拉松参赛纪实( 2楼补充经验总结以及官方照片)

2013-10-15 10:18| 发布者: 西皮二黄 | 查看: 4315| 原文链接

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

周六晚上睡前仔细又读了一遍比赛手册,还有网站。发现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自己的目标时间是3小时45分,而本次大会居然不提供这个时间段Pacer,自己只能跟3小时40分或者3小时50分的pacer跑!头大了啊!3小时45分的配速是每公里5分19秒,而3小时40分呢?不知道。。。赶紧拿笔重新计算得出每公里要跑5分13秒。怕忘了就拿笔写在自己胳膊上。10点半睡觉。

早上3点半闹钟响起,起床洗漱,浑身涂满lotion,里面穿好比赛的衣服,套上外套。把前晚准备好的随身要带的东西收拾到包里。老婆快速做了两个三明治,冲两杯咖啡,4点出头直奔墨尔本。一路老婆开车,我在车上吃了三明治喝了咖啡。5点15分到达Yarra park。前晚查了网站,这里是距离马拉松终点最近的停车点,一天也就10刀,还省得开车转来转去找空位了,很好。

刚停好车没多久,朋友James来电说他们已经出发了,问我们车子停在那里。我和坐在我旁边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因为之前我问James能不能来帮我拍照,他满口答应说没问题。前天晚上还跟他电话联系过,因为我开跑很早,那时候既没电车也没bus,而且他们刚生小Baby比较忙碌,所以我跟他说让他晚点来,找个地方守株待兔,能捏两张就捏,捏不到拉倒。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早也开车出门了,而且还是一家三口!!赶紧我自己脱掉外套仍车里,把比赛要带的东西都带好,让老婆锁车,然后到停车场外去跟他们会合,而我一个人上厕所排空然后慢跑热身奔起点。

话说平时大部分都是一个人跑步,但参加比赛的话一个人还是挺无聊的。时间尚早,慢慢溜达到起点附近,没找到3:40的牌子就排在了3:30的牌子附近,跟旁边老太太大叔小伙子们随便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忽然想起放在车里的防晒霜忘记涂了!天气预报虽说阴天,可万一要是晴了呢?澳洲的太阳又不是没晒过。。想到这些不禁一阵懊悔,随即想到还是专心比赛吧!过了一会儿又想到自己准备了两个创可贴!虽说之前跑半马也好,30k+拉练也好,从来没出过问题,可全马还是不敢小看,赶紧翻腰包找出来到路边树下背对人群撩衣服贴到胸前。

随着比赛临近,主持人在广播里插科打诨给大家打鸡血,得知今天又八千多人跑全马。然后先放国歌,然后全场倒数,接着枪响出发。路过计时毯的同时用力的按下了手表的开始按钮。

短距离的比赛已经参加过n次了,有了经验知道一开始着急没用,跟着人流慢慢跑,时间不长就能跑开了,而且长距离的比赛一开始跑慢点不但不会影响成绩,反而还是个很好的热身呢。就这样越跑越松散,越跑越接近自己的理想速度,往前看熙熙攘攘前不见头,扭头后不见尾。忽然之间觉得有些急躁,早晨3点多就起来了,折腾到现在8点多才跑了这么一点点,接下来还有40公里等着我呢,烦死了。转念又一想自己努力训练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次比赛嘛!用心跑,开心享受,其他的事情跑完了再说吧!

跑出Batman ave,转上了熟悉的Flinders Street,在墨尔本最著名的十字路:左有联邦广场,右边是圣保罗大教堂,对面就是Flinders Street车站,这么熟悉的地方,还是第一次跑步经过呢。左拐过桥沿St Kilda road前进,快到Albert Park的时候见到有人跑到旁边的树边放水。。。开跑不久就放水好像也不是墨尔本马拉松特有的吧,网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北京马拉松红墙下一排排。。。放水也会传染,我也跟着跑过去。。。

转进Albert park,跑了没多久就远远的看到我的后援团:我老婆和James夫妇都站在路边,我赶紧招手跑过去,第一件事就想掀开婴儿车的布帘看看小伙子在睡觉还是在干啥。我还没看清楚就被我老婆还有朋友连踢带推回到跑道上了,她们觉得我在浪费比赛时间,其实整个要跑将近4个小时,我才不在乎这1,2分钟呢。。。我觉得把开赛7-10公里这一段放到Albert Park是这个赛事最牛的一点,因为跑到这个时间正好差不多也该放水了,而这个公园里厕所好多啊,不停的见有人跑到厕所里去。

公园转了一圈儿,出来的时候又看到我的后援团四人,我兴奋的冲他们招手致意,没停留继续跑了过去。自己一边跑一边看手表,因为首先这次赛事马路上的公里数指示牌比较少,我要从手表上看公里数,还有就是我发现手表上显示的里程数比路上的指示牌要多200米左右,而手表上显示自己的配速一直是在5分02秒左右 --这是我最最担心的!综合自己之前比赛的经验还有网上无数的tips以及别人总结的经验来看,一开始一定要hold住速度,千万不能快,如果一开始就很兴奋得猛冲,很快就会耗掉体力,到后半段很容易撞墙跑崩溃。这是我的第一个马拉松,虽然我之前自认为训练很艰苦,而且3小时45分对我来说应该是个非常合理的目标,当然比赛中会出很多状况,如果实际比赛的时候如果跑不到这个目标其实也是能接受的。唯一的一点就是30多公里以后撞墙这么业余的错误我接受不了。所以我就一直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跑的太快了?会不会撞墙?要不要紧?带着一串串疑问,开始有意识的放慢速度。

赛道最长的一段是往返于沿着St kilda beach的Beaconsfield Parade。当我跑到这条路上的时候,最快的领头羊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迎面跑来的是跑到比较快的,一边跑一边欣赏他们漂亮轻盈的跑姿倒也让我轻松了很多。到16公里处,我的表显示是16.2公里,配速5分03秒...这到底咋回事儿啊?要按照我手表上的配速的话,我应该是在3小时40分pacer的附近或者之前吧?可是我怎么看不见他的人影啊?莫非是我的手表停了?莫非是我的手表水土不服,到了猫本就不准了?怎么办啊?我跑的对不对啊?一串串的疑问搅得我迷迷糊糊的,随后干脆不去想它了,不去想反而跑的轻松多了。

快跑到塔魂号的时候掉头往回跑,一路无话于1小时49分的时候通过半马标志 - 跟自己半马成绩一样,所以看来还是跑的太快了?跑得快还是慢这个念头一直阴魂不散啊!哈哈。接下来这一段最无趣,真的无趣。。。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在20公里附近吃了一个能量胶。一个小公园里转了一圈儿,然后北上朝city方向跑,刚好通过25公里,这时一直阴着的天飘了些毛毛雨打到脸上,真心舒服啊!自己之前最长参加的就是大洋路半马23公里,现在每一步都在创造自己的历史。心里想着美滋滋的,有些疲倦,但是速度没有掉,26公里附近吃掉了第2个Gel。

此时右侧大腿内部感到刺痛,低头查看原来是短裤摩擦所致。这条短裤是我老婆买错了,尺寸太大她穿不下,扔了可惜,为此烦恼了很久。我试了试居然大小合适,就拿来穿了。之前穿着跑过好几次long run,包括那次35公里,一点问题都没有,而这次却磨大腿了,真是恼火啊!一边跑一边低头扯裤子倒也让我忘记些疲劳,呵呵。跑了几公里,居然不摩擦了,心里暗自高兴。

30公里处再一次遇到我的后援团,老婆给了我个结实的拥抱,我把剩下的两个Gel拿在手里,把腰包交给老婆。没多言语继续往前跑。之前每一次参加比赛都是我一个人去,老婆即使去了也是带着孩子们闷在车里,这次是她第一次亲临赛道给我加油助威,她的到来给我增加了很多精神上的支持,尤其是这种长距离的比赛,精神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所以我加满了精神继续往前。此时我仍然感觉得到自己精力十足,但是害怕跑崩了,所以还是不敢加速,继续保持这自己的速度,手表上显示的平均配速在5分12秒左右。期间吃掉了自己的第3个Gel.

又转回到了st kilda road上,此时慢慢的和跑半马的人流混在一起,人虽然多了不少,但还不至于影响自己的速度,按照自己的节奏,一路都在超着那些跑不动的人。

跑到35公里处跟半马的人分开。而此时正好跑到植物园里面,记忆中此时感觉到忽然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两边加油的人群也不见了,只有参天大树,耳边只有刷刷的脚步声,喘息声以及树上的鸟鸣声。整个精神状态进入了 一个非常奇怪的氛围里。。。周围有些跑不动的人已经开始慢慢走了,我自己虽然加速不成,但保持自己的速度还是足够的。

跑出植物园,又一次回到st kilda road上。这次比赛由于天气原因并没有多少观众,而在这一段算是观众比较多的,而且看上去都是很有经验的观众,他们举着手里的糖果不停的给选手们加油打气:“You are looking good!”,“Well done! 3:40s”;很多小朋友都伸出手跟选手们击掌鼓励。此时的每一句鼓励对于这些已经跑了35公里的人来说都有巨大的鼓励和支持作用。有几个小朋友拿着掰成两节的冰棍儿在哪儿大声喊着‘ice pole!ice pole!’,我前面一个兄弟接过半截塞嘴里,我没好意思拿,跑过几米之后才听到前面那兄弟边吃边喊”OMG,so nice”...我心里有些后悔但有没办法跑回去。没多远旁边一个小姑娘伸出来几根蛇糖,我就毫不犹豫的拿了一根塞嘴里大嚼起来,跑了没几步又吐出来了,太他妈酸了。。随后一直捧着跑了几百米才找到个垃圾桶扔了进去,随后把最后一个Gel吃掉了。此时大腿内侧又传来阵阵剧痛,低头一看都他妈磨红了,估计再跑下去就要破皮了。

跟无数总结里说的一模一样,35公里以后这段路是整个过程最难得一段,现在回想起来大脑似乎是一片空白,但是自己超过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超过我的人似乎又是那么清晰,因为每一次超或者被超都要反复拉锯几分钟才行,旁边加油的小朋友的笑脸仿佛也仍在眼前。身体好像真的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全凭自己的精神意志在掌控着。这次比赛,这段路上是我见到步行人数最多的,这段路上也是唯一有人需要急救的,一个人貌似是脱水了,几个急救人员围在旁边,我还能看到高举着的吊瓶;还有个人貌似失温了,全身都裹着银色的保温毯。

再度跑回到Flinders road,此时我仍然不知道距离终点还有多久。由于之前的几次阵雨加上我路过水站时为了降温给自己头上浇水,整个衣服全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而胸前两点由于长时间的摩擦也变得剧痛起来,想把背心脱掉,但拽了拽发现湿漉漉的还不容易拔掉呢!右腹部隐隐作痛有种岔气的感觉,停下来做了上肢舒展,果然舒服了很多,被几个人超过了,我随机有加速超了回去仍然保持在之前的位置,我不知道距离终点还有多久,其实这时候我真的很想知道!!!周围的气氛越来越清晰的给我信号,告诉我快到了,快到了,终点就在前面了。

忽然之间旁边一个身影快速的从我旁边超了过去,我也下意识的跟随着加速往前。就在这个时候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而我也抬头看到了巨大无比的MCG。沿着一个破烂的小门冲进MCG,跟另外一位跑半马的跑友所描述的一样,通过这个破烂的黑漆漆的破门洞之后,进入体育场内,那种震撼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里可是MCG啊!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标志性体育场,比如工体之于北京,万体之于上海。但不像北京上海这样大而全的城市,墨尔本可是澳大利亚的体育之都啊!体育之都的主体育场在我这样体育爱好者心中是多么神圣的地位啊!体育场内开放了1/4的看台给观众,此时大雨滂沱,人声鼎沸,仿佛之中就如澳式足球总决赛最后几分钟仍然没分出胜负一样。。。而我不管这一切,瞄准终点加速冲过,按下手表停止键,时钟定格在3小时41分55秒. Perfect pace!

雨咣咣的下着,抬头看台上也找不到我老婆还有朋友们。不管他们,一边祝贺着其他跑完的人,一边拉伸了自己的两条腿,掏出手机请人帮我拍了张照片,然后出体育场到地下停车场,领了奖牌,之后是水,运动饮料,水果的摊位。吃了一个香蕉一个苹果,然后喝了几杯水,给老婆打了电话,出体育场去跟老婆会合。之后几个跑友聚会吃饭聊天,然后开车回Geelong。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