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心情感悟 查看内容

纪念逝去十年的知己良朋。

2013-5-17 12:35| 发布者: hr6970 | 查看: 4646| 原文链接

十年前的那天,接到朋友的电话,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她说:“他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我的心霎时间沉重起来,沉重得有些窒息,但我还是极力用轻松的语调问:“辞职了?走去哪了?”那边回答:“去了天堂,离去之前,他喃喃地说了一句,很遗憾不能再见到你了。。。”空气在那一刹那凝固,我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作回应,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放下电话度过了那大半天。

你就这样走了,走得那么的残忍,那样的匆忙,年轻的生命居然一瞬间就凋零了,生命原来竟然可以脆弱至此,就如秋风扫落叶般,如何挽留也挽留不住。

回想那些年,年少轻狂的我,一直理所当然地接受着你无微不至的关爱,却没有给过你任何的回报,而且伤你至深,这一直是我耿耿于怀的愧疚。

那期间,我和男友之间存在着某些问题,但我很清楚自己感情的天平在你与男友之间,砝码永远倾斜,这份缺失的感情即使你肯接受,我也自觉给不起。

经过我的明示暗示以后,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帮助和支持我,虽然我们不在同一个科室,你仍时常替我排忧解难,把我一个入世未深,在人事部门时常碰壁的盲头雏鸟带入正轨,还每天接我上班下班,渐渐地,单位的人们把我们看成一对。你的乐天观点是,既然男未婚,女未嫁,即使只是10%的机会,也还是机会。

在落寞中,也是渐渐地,我从谨慎地接受你的照顾,到慢慢地全盘接受,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

终于,我和男友排除了障碍,重新走到一起,并准备结婚,这消息令你很震惊,看着你颓废的样子,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却也没有办法去安慰。很意外的,那天下班,在单位门口仍然看到你熟悉的身影,想躲已然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没有了以往阳光般的笑脸,你的脸色阴沉,非常难看,只说了一句:“上车吧。”我犹豫着,怕你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举动。“你怕我会带着你去撞车殉情么,你把我想得太幼稚了吧?”看我尴尬的模样,你忍不住浮出一丝苦笑,说:“傻女孩,别把自己想得太重要,其实我就喜欢你的傻劲,总有一种保护你的冲动,看来我现在真的只能把你看作妹妹了,来吧,让我在你结婚前最后一次送你回家。”

终于终于的某一天,接到了你也要结婚的消息,我打心底里替你高兴,打心底里衷心地祝福你。

我们的关系又好像回复到从前,好朋友兼工作上的好搭档,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我们就读懂彼此需要,工余时间偶尔相约钓钓鱼,打打球,视彼此为知己良朋,开心事一起分享,有苦水一起吐。

往后的一段日子,我密锣紧鼓地悄悄办理着出国的手续,马不停蹄上补习班准备考雅思,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中,因为在单位,已经有一个令很多人羡慕的晋升机会等着我,而这次办理移民,成败还是未知之数,所以,一切都低调进行,除了单位里保卫科的一个死党知道以外,其他人都蒙在鼓里。终于,大半年后等到了好消息。

经过匆忙的交接和准备,我和LG带着幼小的孩儿,简单的两三件行李,就赶赴大洋的彼岸了,临行前,只给被单位派往到外地学习两个月的你留了一个简单的短信。

来澳洲以后,在彷徨和忙碌中,日子过得飞快,三个月后的某天晚上,接到了你的电话,电话里你的声音沙哑沉痛:“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打扰着你的生活?”我说:“没有,你很好。”“那为什么出国这么大一件事你从来没跟我提起,更可恨的是你走了我都不知道。”我急忙疙疙瘩瘩地解释,我对移民的成功与否,不抱很大希望,怕影响工作,而且大家都忙,不想影响你的学习等等。。。你默默地听着,不置可否,说着说着,我自己也说不下去,停了下来,一切的解析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电话里一阵难堪的沉默,一段时间后,我怯怯的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两秒钟之后,你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以前,你不爱我,但我爱你,这个我接受,但是现在我们是朋友啊,你出国了我都不知道,这使我非常难受,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连你一个普通的朋友都不如?”我在电话里只是咽哽着连声说对不起。你苦笑了一声:“我傻呀,今天在人事科的案头看到了你的电话,还自己打过来了,可能是我前辈子欠你的吧,今世来还。这段时间过得好吗?如果有什么不开心,尽管打电话回来诉苦,不要憋着,回国时记得通知我,否则我再也不会原谅你了。”

我知道,这次我伤你最深,甚至比我告诉你我要结婚,而新郎不是你更甚。

人生聚散无常,你就这么匆匆忙忙地走了,连一个让我当面跟你说对不起的机会都不留下,剩下我心中只有深深的愧疚,在这细雨纷飞的季节中,无法忘却。生命,早已如蜡成灰,逝去的日子已逝去,只能作为一种追怀,原来,伤痛也是一种记忆的方式。

往事如烟,一眨眼已经十年。朋友,天堂里的你过得还好吗?我希望在属于你的那个世界里有如你喜爱的青山绿水般的美好和祥和,也祝福你的家人和孩子幸福快乐。

而我,已不再是你眼中貌似柔弱敏感的傻女孩,岁月的蹉跎已经使我长大,已经懂得感恩和付出,并渐渐地向强悍的中年大妈方向靠拢。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在你离别十年之际,我谨以这篇文字纪念你,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你,会否听到?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