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新闻汇总 查看内容

澳广记者Ashleigh Raper声明全文

2018-11-8 20:04| 发布者: astina | 查看: 2023| 原文链接

我并不想走到这一步,也并不愿意做出这个声明。

但是我认为是时候让公众听到我的声音了,原因如下:

- 尽管我表达过不想评论或投诉的意愿,政治辩论仍在升级,包括州议会和联邦议会内的辩论,以及持续的媒体和政治兴趣的可能性。

- 和新州反对党领袖 Luke Foley的两次通话。

让我们回顾真相。

2016年11月我参加了新州议会为新州政治记者,政界人士和他们的员工举行的圣诞派对。

以下是当晚发生的事。

几个小时后派对从议会转移到了马丁广场的酒吧。

那晚晚些时候, Luke Foley来到一群人身边说晚安。我也在其中。

他站在我边上。

他把他的手通过我裙子背后的一个空挡伸到我的内裤内。

他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上。

我完全僵住了。

当时《悉尼晨锋报》的政治编辑,现在的澳广记者Sean Nicholls目睹了这一切。

Foley随后离开了酒吧。

Sean 和我讨论了这件事。

尽管我很震惊,但是决定不采取任何行动,要求Sean严格保守秘密。他做到了。

我出于数个原因决定不投诉。

遭受这种行为的女性在投诉后往往是最受罪的,这点对我而言很明显。

我珍惜我新州政治记者的职位,担心(投诉的话)会失去这样的工作。

我还担心负面舆论对我个人以及小家庭产生的影响。

而这样的影响我现在深刻感受到了。

当今年早些时候一名记者听闻此事联系我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澳广新闻的管理层。

我告诉他们我不希望投诉或采取任何行动。

他们尊重我保护隐私的要求,对我提供了绝对的关怀和支持。

上个月David Elliot 在新州议会提出这件事,此事从而进入公共视野。

随后这件事成为新州和联邦的政治问题,立刻导致媒体关注。而我并没有牵涉进这一切,也没人征得我的同意。

上周日(11月4日) Luke Foley 打电话到我手机上,我们的谈话持续了19分钟。

他说他很抱歉,对他在2016年11月的记者俱乐部圣诞派对上对我的行为充满悔恨。

他说在过去的2年间他一直想要和我谈谈那个晚上。尽管他喝醉了记不清所有的细节,他知道他做了冒犯我的事。

他再次道歉并说“我不是花花公子,我不是咸猪手,我就是一个喝醉的白痴。”

他说他会在次日(11月5日周一)或周三(11月7日)辞去新州工党党首职务。

他说他不能在周二辞职,因为那是墨尔本杯,他不希望被人指责抢了赛马的风头。

周二(11月6日)Foley再次给我打电话。

他再次道歉,并告诉我他欠我“很多悔恨”。

他告诉我他收到的法律建议是不必辞职。他表示他准备遵循那样的建议。

我决定发出这个声明希望达到三个目的。

首先,女性应该在职场和社交场合免受这种行为之苦。我希望那能停止。

其次,像我这样的情况不该在议会出于政治利益进行讨论。我希望那能停止。

第三,我希望能继续我的生活。

我不愿再对此事发表任何其他评论。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11-08/ashleigh-raper-full-statement/1047801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