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行万里路 查看内容

原创 - 14天自驾房车乌鲁鲁 - 3万字图文

2018-8-8 12:18| 发布者: spanishcaravan | 查看: 11470| 原文链接

简单说明一下。租赁公司可以租到一体式的房车,价格不贵。具体行程完全可以跟我的通用。



18年6月27日 – 7月10日乌鲁鲁之旅

全家一共四个人,一条狗,准备我们的一次壮举,拖着房车去乌鲁鲁巨岩。我们两口子,女儿在路上过10岁生日,儿子不到8岁。还有一条狗留给岳父母照看,家里有三只猫,岳父每两天过来喂一次,收收猫砂。

艾尔斯巨岩,19世纪末以南澳主管,亨利艾尔斯爵士的名字命名。澳洲土著语原名是乌鲁鲁。 实际上乌鲁鲁指的不仅是这一块石头,而是周边的这个地区。乌鲁鲁在土语里没有特别的含义。不过跟“哭泣”或者“影子”比较接近。这是土著的圣地。乌鲁鲁的地上部分有300多米高,周长超过9公里。而地下部分有6000多米深。这是一整块岩石,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

从4月份拿到房车,我们就开始计划7月初的一次出游。因为孩子寒假在6月底开始。每次学校放假,都是澳洲的旅游旺季。所有的酒店、宿营地、机票啥的,都得提前预订。否则基本上哪儿也去不了。事实证明,我们提前将近3个月预订,还是有点晚了。还有个问题是,我们带着狗。有的营地允许带狗,有的不允许。这个事先都要搞清楚。

原本我们是打算去大堡礁的。气候宜人,完全符合度假的一切条件和特色。后来觉得只是玩个海滨假期,有点无聊。之前开过一次黄金海岸,沿途地貌和植被都没什么变化,美则美矣,景色会比较单调。一路上开过去,单程3000公里。别说孩子,大人也会觉得闷得慌。以后有机会,还是飞过去比较合理。

我们躺在床上商量出游计划的时候,突发奇想,不如去看大石头吧。之前在国内,我们去过内蒙新疆,对沙漠的景色非常迷恋。孩子们也从没见过沙漠。然后就像之前每次出游一样,拍脑袋就决定了。

接下来需要安排行程,和预订沿途的住宿。根据我们之前的经验,长途开车旅行,实际用的时间,会比GPS指示的用时,超出30%左右。因为沿途需要加油、休息、吃饭上厕所等等。如果安排的开车时间太长,一是不安全,二是孩子们会受不了。上次去黄金海岸,2400公里的行程分成两天开,结果每天都开了十几个小时,非常累。沿途景色也没什么心思观赏。

基于这个原则,首先要计算总里程。从墨尔本开到乌鲁鲁,总行程差不多整整2300公里,处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其中有大概一半,是沙漠公路。听很多朋友说过,那里的公路等级非常高,任何车都可以开。我先打开google地图,沿途划了一条线,然后根据距离,找沿途休息点。我们的理想状态是每天开500-600公里,用4天时间开到。后来发现没法完全按照这个计划实施。因为我们途径的最后一个镇子,离开乌鲁鲁有将近800公里的距离。那一段只能一路开过去。这样要还分成4天的话,前三天又有点太懒散了。于是我们画好了路点,决定下午出发,开三个白天加上大半夜。

然后开始打电话预订。我们的经验,必须先订目的地的住宿。我跟太太两人,轮番打乌鲁鲁露营地的电话,死活打不通。要不就是打通了,前台说正在接待客人,让我们在线等。于是一等就是一个小时。发邮件预订,也是泥牛入海,有去无回。简直堪比移民局啊。直到第二天夜里9点,终于有人接电话,而且有空能跟我们说两句了。据说他们特别忙,实在没时间处理预订。我们于是果断定了7月1号到6号一共五晚的营地。露营地分成有电和没电两种。我们必须预订有电的。于是被告知,整5晚的没有了。我们住的这5晚,必须搬三次。也就是一共要在4个不同的地块扎营。心想着,麻烦点就麻烦点吧,总之是订上了。后来才知道,麻烦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是后话。

主要目的地订好,就开始预订沿途的营地了。都没有啥障碍。只是有几段路上不知道会啥时候停,所以就打算夜宿加油站。澳洲公路边的加油站,到了夜里总有成群的卡车在那儿扎堆过夜。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后来知道这个想法不现实。这也是后话。

把所有的营地订好,我做了一份路书。因为此时距离出发还有两个多月,不写清楚的话,肯定会忘。路书里详细写明了,每一段都是何时出发,开多少公里,落脚何处,预订营地的信息、预定号、联系电话、有否付款等等。事后证明,这是个特别好的习惯。因为到了该出发的时候,如果没有这份路书,我连具体应该哪天出发都不记得了。

路书截屏

然后是把房车拾掇好。有很多需要整理的地方。又添了几条睡袋。我们房车上的巨大冰箱,这时候就显现出了无与伦比的价值。之前每次开车出门,都是一路奔波,然后路上随便凑合吃点,三明治、麦当劳、薯条甚至零食饼干啥的。这会加剧疲劳感。这次我们先量好房车冰箱冷冻格的尺寸,计划好,然后太太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做了馄饨、红烧肉、卤肉饭和各种炒菜,都用扁平的饭盒或者自封袋装好,写上标注,冻在冰柜里。临出发时,把这些半成品挪进房车的冰箱冷冻。因为几乎每晚都安排了露营地,会有外接电源。平时开车时候,冰箱也可以用车载电池供电。所以一路上这些吃的都会保持冰冻状态。需要吃的时候,拿出来热一下,就是热腾腾的一顿正经饭菜。

出发的日子转瞬就到。因为着手早,所以没啥措手不及的感觉。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提前一天就开始休假,把房车从停车场拖回家,停在家门口。这家伙大得像家门口竖了一堵墙。我们从车库拉出一根电源线,给房车供电。主要是为了先把冰箱开一夜,让冰箱的温度降下来,明天把准备好的饭菜放进去,不至于化掉。

墨尔本的冬天,夜里气温也就3-5度。房车的保温层很薄,所以基本上等于室外温度。虽然我们的睡袋都可以支持气温零下,可是如果在这么冷的环境里睡觉,毕竟会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我们这才发现,路上在加油站过夜的想法,在冬天是不现实的。因为车载空调或者暖气,必须用外接交流电,用电池是带不动的。我们又没有准备发电机。所以路上看情况再说吧,实在不行也只能就忍了。最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就是我们带了这个油汀电暖器。没有它,夜里会很难受。


Day 1         6月27日 墨尔本 – Keith(基斯) 502公里

27号周三。孩子们下午正常3点放学。学期还有两天,到周五结束,才算正式放假。不管它了。早点走,路上到处都不至于太拥挤。孩子们回来以后,洗澡收拾,4点左右准备出发。结果闹了个乌龙。我因为在收拾车,所以车门一直开着。这个福特车有个大bug,就是只要车门打开,所有的灯就都亮着。这些灯都不是led的,很费电。等到全家人坐到车上,发现电池没电了。老天。现打电话,没有朋友有电池跳线。房车停在门口车道上,挡着车库门。太太的车在车库里开不出来。而挡道的房车,要用我的车才能拖走,而我的车又没电了。死循环。

全家人下车,我去车库,小心翼翼地把太太的车擦着房车的边儿勉强开了出来,直奔家附近的加油站。万幸有电池跳线卖。一根线30多刀,贵也只得认了。疯跑回家,把两个车头对头,打开机器盖,傻眼了。太太的奔驰车,电池盒盖怎么打开,全无头绪。无奈之下去邻居家敲门,邻居很爽快,把车开了过来。结果他的车是路虎,电池也在盒子里。我们俩七手八脚把电池盒给凑合打开,接上线,折腾了一番,终于把我的车打着了。这时候已经过了5点。真耽误时间啊!然后我们居然发现,打开的电池盒,想装上好像没那么简单了。邻居很洒脱地说,没事没事,就这样儿,不装了。

5点半左右,全家出发。正赶上晚高峰。还好我们是走州际高速,跟大多数人的流动方向相反。一路上也就没遇到什么大的堵车。我们的房车由于比较新,所以各种灯的光源都是很高级的led,不但多,而且两。从后视镜里就可以看到房车侧面一串示宽灯。感觉很安全。开了大概200多公里,路上的车开始稀少。慢慢的,对向就只有卡车开过来了。在澳洲开夜车,卡车是一道景观。首先卡车从不开远光灯,非常规矩。其次,每个卡车,全身各种示宽灯、指示灯少说有好几十。远远看去,简直像个天安门。这次我还发现卡车有个特殊功能。在我超车的时候,全车都超过去,可以安全并道的情况下,被超的卡车,司机侧有个像闪光灯一样的东西会闪一下,好像是挑了一下远光灯。在澳洲路上,闪一下远光,是给你让行的意思。所以这就是在告诉我,安全了,并回来吧。这应该是自动的功能,不是司机操作的。很人性。

路上停下来全家草草吃了饭,开了300公里,已经晚上9点了。现在就得开始操心,今晚在那里过夜的问题。原本预计是在一个叫Keith的小镇睡加油站。可想到那个冷劲儿,实在可怕。还好手机都有信号。太太飞快地检索,发现Keith有个房车营地,可以24小时入住,有电。于是打了电话。对方说已经下班了,不愿意再回到营地去给我们办理入住。告诉我们,营地里面空地很多。我们可以直接开进营地,随便找块有电的地住下。明早走的时候,要是他们还没上班,我们在信封里放30块钱,塞进他们信箱就行了。真真奇闻。总路程500多公里,开到了Keith。经过一点点小波折,还算顺利地找到营地。这个营地很可心儿,每块地都特别长,而且边儿上有灯柱。这样倒车的时候看得很清楚。而且路过的话,就不用把前面的牵引车摘下来,第二天直接走就行。

Keith的营地

停好房车,火速接好水电,已经快12点了。孩子们在家洗澡的时候,就已经都换了睡衣,穿在防寒服里面。全家简单洗漱一下,暖气开得足足的,屋里超过20度,舒舒服服地上床睡觉。

Day 2         6月28日  Keith(基斯)  – Port Augusta(奥古斯塔港) 530公里

第二天一早,营地管理员就上班了。我们付了钱,吃了早餐,收拾好房车,准备出发。这才看到这是一个巨大的营地。早晨孩子们去遛狗,还在院子里看到了袋鼠。院里还有一个标准的25米游泳池。在接近零度的温度下,看着格外觉得冷。说到温度,早晨看到一个老大爷,穿着短裤、短袖、人字拖,拿着毛巾,溜达着去营地的公共浴室洗澡。人种不同,抗冻能力彻底不同啊。

今天挑战不大,只需要开500多公里。所以一点也不用着急。出发的时候都8点多了。目的地是奥古斯塔港,途中要经过阿德雷德。GPS把我指到了一条弯弯曲曲,不但狭窄,还满是上下坡的山路上。因为负重,所以每次上坡,油门都要踩到底。太太开的时候说,这车买了6年了,之前油门还从来没踩到底过呢。拖着房车,又不好掉头。这份难受劲儿,就别提了。这里看出我们准备工作还是不够到位。路书应该做得更详细些,挑路的时候,要尽量挑好走的。

路上景色倒是不俗,加油站也有非常多。我们的车是柴油的,加满箱是75升。带着全家人,跑高速的话,可以跑900公里。平均每百公里8升多。对于一个超过两吨的大家伙来说,这个油耗可以说是非常低了。这个距离,大部分的城际旅行,中间都不需要加油。拖了房车就不一样了。油耗增加一倍多。后来实测得到的数据,是百公里20升。也就是一箱油可以跑不到400公里。这就是说,每天都得至少加一次油。对油耗的不熟悉,再加上我的一点疏忽,差点把全家人撩在半路上。路过一个加油站的时候,里程表显示我们大概跑了200公里多点。还有小半箱油。因为路过了很多加油站,觉得后半程再加,也问题不大。结果问题就来了。整个后半程,居然真的没有加油站。一个都没有。

最后那一百公里,我完全是在被煎熬。我眼睁睁看着油量不断减少,而目的地距离是那么地遥不可及。离目的地还有不到80公里的时候,油量报警,显示续航里程还有80。问题是这个估算不准,数字下降得比实际里程要快。我们疯狂地在GPS上找油站,死活没有。于是把车速降下来,手动升档,让转速保持在2000以下。接着40公里报警,20公里报警。我当时完全绝望了。手机也没有信号。我想到的办法,是把房车摘下来放在路边,开到目的地加油,然后再回来拖房车。我的续航里程显示还有12公里的时候,太太忽然说,手机有信号儿了。这时候路牌上指示,离奥古斯塔港还有15公里。曙光就在前面,可不能在黎明前趴下。

前前后后一共煎熬了1个多小时。在仪表显示续航里程变成不到10公里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加油站。眼泪哗哗的。经过了这次,再也不敢托大。以后只要开出去超过100公里,看到加油站就加满。车里带的两个油箱,一共30升,也都统统加满。这时心里面才会多少塌实点儿。

奥古斯塔港是沙漠前最后一站。房车营地干净整洁,没啥可挑理的地方。因为只是住一夜而已,所以原本都不打算把车摘下来。后来因为我们到的时候天还没有全黑,所以决定还是出去转转。我安放房车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了。前后用不到10分钟,就把房车设置好,汽车摘钩,全家出去转了一圈儿。这是个港口小镇,小巧精致。很漂亮。水边有很漂亮的公共休闲区,还有儿童乐园。每个城镇都会有的游客信息中心,这时候已经关门了。门口倒是有一些彩页。城实在太小,也没啥可买的东西,转了不到一小时,就回去了。全家休息,准备第二天出发直奔Coober Pedy。

紧挨着我们营地的,也是一家四口。一辆陆地巡洋舰,拖着一个拖斗式的帐篷。这种拖斗很小,里面装的全部东西,就是一个大帐篷。到了营地,可以打开撑起来。这种帐篷用的材料比野营帐篷要解释,更类似于帆布。拖斗的车身,就是帐篷的地面。厨房什么的,都是折叠的,从拖斗里面抽出来就可以做饭。不过只能露天。这种帐篷的好处,是拖斗很小很轻,只要前车的越野能力够强,马力够大,基本上哪里都可以去。同时它也比普通的野营帐篷宽敞和舒服得多。只不过拆装一次着实费事。里面的床,都是充气床垫,得一个个充气放气。没有一个钟头,休想弄完。而且保温、隔音和防风的性能,都比房车差远了。另外这种帐篷也一点都不便宜。高档点的也得大几千刀。

出门扔垃圾的工夫,正好遇到那家男主人。跟他就聊起来。他们也是从维州来的。不但之前走的路线跟我们一样,以后的行程安排也完全一样。每次住的营地,也都一样。好巧。通过跟他聊天我知道,明天路上会路过一个“火箭发射基地”,据说很值得看看。另外,到了Coober Pedy,当地会有不少值得看的东西,所以他们会住两晚。

暖气开得很足,大家吃饱喝足,洗漱上床。第二天早晨一直睡到自然醒。因为南澳和维州有半小时的时差,也就是说时间比我们的时间慢半小时。所以感觉多睡了好久,时间还是7点多。这感觉不错。今天行程只有530多公里,不必拼命赶路。所以也就没有起太早。我们怡然自得地吃完早餐,洗漱收拾,出发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旁边那家,还没收完。

港口日落


关于奥古斯塔港,附几句太太写的日志:
有一万多人口,以发电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南澳小城Port Augusta,此城在19世纪中叶曾经是重要港口,现今是重要铁路、公路交通枢纽。景色与我们上次跑长途去的新洲不同,新洲沿路主要看到的是牛羊成群的牧场,南澳以农场为主。最壮观是沿路看到一望无际山脊上的风力发电风车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