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中学教育 查看内容

【杂记】再谈“精英中学”问题之"一个段子"

2018-7-21 23:08| 发布者: 奇思 | 查看: 8533| 原文链接

*记得之前写相关话题的时候有位网友指出过“精英中学”这个称谓的不恰当,我也是同意的。但由于在足迹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普遍把Selective School叫做精英中学,所以在这儿我也会这么叫。*

放假快放完了,HSC学生每天学习之余刷一下脸书发现小伙伴们又在义愤填膺地转发评论着Sydney Morning Herald(SMH)教育板块的文章。说来也奇怪,新洲教育系统中的问题远不止“精英中学的利与弊”这么一个,可SMH教育板块的作者们却偏偏对此锲而不舍。一天下来网站上恨不得多出五篇相关专题,教育板块的文章列表放眼望去十篇倒有八篇是把这一个议题掰开了揉锁了讨论。这种现象也许是新洲教育部某种“带节奏”的方式,也许是SMH贪图那十倍于其他题材的评论数...无论为什么,近些天精英中学学生们的社交网络主页上充斥着相关讨论。像我这样比较喜欢把这些文章都看一遍的人,现在对那几个三天两头写讨伐檄文的记者学者与作者都如数家珍,甚至在学校的回廊中也时常能够听到Christina Ho, Jordan Baker, Pallavi Singhal这几位的大名。

我个人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点见解在我之前的文章中已经颇为详尽的表述过了,一年下来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SMH的作者常常强调“富裕家庭”(实际ICSEA衡量的更像是重视学习的家庭,具体可以看这篇文章)将孩子们都送往一处,让普通的学校中没有了这些宝贵的“头脑资源”是一种不公。实际上作为家长与孩子一起为更好的教育水平努力的华人(亚洲人、其他精英中学中常见的种族)家庭,我们做好自己已是不易,并没有义务冒着牺牲自己得到好的学习环境的机会去将低于标准线的学生“托起来”。况且,并没有证据表明100%还原社会阶级构成的学堂就一定会为所有人带来更好的学习环境与更多参与课外活动的机会。恰恰相反,将精英中学解散的后果很有可能会是学区房房价疯涨的同时老牌私立学校的报名处更加门庭若市。媒体与其着盯着这些本就拿着比普通公校要少的拨款,靠着重视教育的家庭捐出来的钱来维系比普通公校要丰富的课外活动的学校不放,不如探讨如何提升普通公校的普遍教育水平,或是如何将更多资质好的高材生吸引到教育行业中。

抛开这些道理,为什么学生们会在看到这些把精英中学描述成近乎一钱不值的文章时感到愤怒呢?这其中当然有对母校的依恋与自豪,或许还有一丝作为“好学生”的优越感,但我想更多的也许是没有话语权的不甘心吧。凭什么记者大笔一挥就否认了我们用六年时间切身体会的好处呢?凭什么“研究”里一句“离间种族之间的关系”就能抹杀金头发的小女孩无数次靠着黑头发的小女孩开怀大笑时的快乐呢?凭什么我们的父母漂洋过海甚至历尽艰辛才为我们争取到的教育资源被媒体盖章为“不公平的特权(unfair privilege)”呢?

我一个去年刚从中学毕业的朋友在看到SMH把他的母校说成“正在经历身份危机”并抨击学校收取太多“捐款”时是这么说的:

当我的学校给无数像我一样的男孩子带来全州顶级的学习经历,却只收取私校的1/12的学费且只有私校的1/12的傲气时,我的学校没有什么“身份危机”。

它不过是个好学校而已。

除此之外,它还是一个只要孩子能录取便不管门第来者不拒的好学校。

亲爱的先锋报,如果我们和你想象中的“好学校”不太一样,也许你可以从自己的标准上找问题。请做一个认真的媒体。这些关于精英中学的“辩论”从根本上就不可理喻,甚至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停止吧。


是啊,这些记者口口声声的说想要帮助没有“特权 (privilege)”的普通孩子们,却对被精英中学系统帮助过的“寒门学子”们的经历充耳不闻,做起了“小聋瞎”。这又是为什么呢?

脸书上过万关注的“大V”知名段子手在被SMH三天五篇文章轰炸后破天荒的写了一个不太好笑,甚至让人有些心酸的“段子”。

你是一个新移民。
你背井离乡,想在澳洲给自己和孩子找一个家。
你希望你的孩子有个美好的未来,前程似锦。
你的大学学历变成了一张废纸。
你被歧视。

“移民都是没用的东西,就知道侵吞我们澳大利亚的钱财!”

你工作。
你努力地工作。
你拼命努力地工作。
你想让你的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
你没有任何靠山,没有人为你发声。
你工作。

你没有关系没有后门,没办法帮助孩子。
你甚至没办法解答他们关于作业的问题。
你的英文不大好。
你把孩子送去了补习班。专业的老师总可以帮助他们学习吧?
你的孩子很成器,过上了你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这时候澳大利亚社会终于看到了你。

可他们怎么说?

呵。

那些只知道在城里托着拿铁还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骚包们说:

“社会不平等还有教育不平等都是这帮子让孩子上‘精英中学’的父母害的,他们拿着政府给公立学校的拨款却享受到了更好的教育资源。”


这段子也许夸张,也许矫情,可足足三百条或是把这个段子给身边的朋友看或是自己家里就有相似经历的评论让我顿时明白对于我的许多朋友、同学来说这不止是个段子。

其实啊,在教育这件大事上各个立场的人们都有自己的道理,区别只是有没有机会表达。

段子手在这个段子的评论里说:

“他们有媒体有新闻有专家,我们有什么?我们tmd只有段子!”


写了那么多,这回的中心思想就一个:希望这是一场堂堂正正的,聆听不同声音的辩论,而不是享受了百年特权的一群人对于“后起之秀”的全方位压制。我心中的澳洲社会不该有谁动了谁的奶酪,是自己该争取的权益就别怂。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个同为精英中学学生的朋友们写的教育专题报道采访→NSBHS Visions July,值得一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