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医药保健 查看内容

也说说我家老太太在澳村治疗乳腺癌的过程(全程公立)12/07/2018 93楼最后更新

2018-1-13 01:18| 发布者: iamgung | 查看: 37238| 原文链接

自从看了前一阵子有位妹妹在这里分享她在澳洲治疗乳腺癌的经历 ([病友交流] 在澳治疗乳腺癌全记录 - 全程Medicare+私立),感概良多同时也获益匪浅。 原因之一是我家老太太, 也就是我妈,去年年中的时候也被确诊为乳腺癌,从确诊前的一串检查,到化疗,再到前几天的手术, 最后到为老太太做手术的主刀医生向我们确认她现在是cancer free and the result can not be any better,  我觉着还是有一点经验可以在这里分享一下的。 开头提到的那位大部分是分享她走私立疗程的经过, 我觉得我可以说一下我妈走公立(public patient)的经历,特别是作为一个大龄,唯一会说的英文是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的新移民(老太太前几年过了60生日的时候才办的父母移民过来的)在布里斯班治疗大病的经过。

话说老太太自过来定居以后就参加了每两年一次的政府提供的免费mammogram, 因为我外婆家族里有乳腺癌的家族病史,所以我家老太太也是不敢掉以轻心,每次去做mammogram的时候都要紧张好几天怕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没想到该死的墨菲定理是真实地存在的 去年到了她定期的mammogram的前几天,她向我提到她好像摸到了个鸡蛋大的肿块, 我也不知道当初在想啥,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结果。。。。。。 更加讽刺的是,本人现职是进行乳腺癌疗法的相关研究,每天做的,想的都跟这病有关。

到了照mammogram那天,就在我家附近的社区诊所做的,一般的过程是夹完三文治后就回家等结果。老太太进去照完以后护士马上出来叫我们不要走,有点事要确认一下。当时我们就懵了,这肯定是有事了。社区诊所护士当时马上联系了BreastScreen QLD的总部,大致报告了一下情况,可是也没有跟我们说为什么要我们留下, 只是说她(护士)在给我妈夹三文治的过程中发现了异常,需要去BreastScreen QLD做详细的检查。

当天下午BreastScreen QLD QEII 就给我们打电话约好下周去做ultrasound 和 biopsy,再过了一周我们拿到了结果: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 浸润性乳腺管癌,荷尔蒙受体阳性 (ER+, HER2+),  直径约5厘米。老实讲那两周是我家家族史上最难熬的两周,真的是晴天霹雳。我妈觉得她差不多要交代后事的地步了。后来某一天想通了就积极面对治疗了, 我对我家老太太能坚强面对整个治疗过程的磨难要发个小红花表示鼓励。

从确诊到见外科医生之间还有个小插曲,确诊结果是发回到GP去再由他refer到breast cancer surgeon去的。其实我妈是有私人保险的,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但是我们的GP坚持像breast cancer这种紧急病情, 公立医院马上就能安排治疗, 所以我们就请他把我妈refer去管我们那片的PA hospital。 但是布村的居民应该都知道,PAH虽然大,但是真的很忙很忙,我看等了几天也没有人联系我们,就马上去约了在Mater hospital的一个private surgeon。 结果三天以后我们去见这个surgeon的时候,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这位外科医生也建议我们走公立这条路,首先是因为她同时在mater hospital 的公立和私立门诊执业,即使我们选择走私立的话,可能唯一的不一样就是手术后住的那一晚医院病房有点不一样。其次是走公立的话对于之后我妈这种病人会得到更多的帮助。我很庆幸我们最后选择了走公立,好处不是一点两点,以后我会慢慢提到。这次看这个surgeon的私立门诊费可算是我妈这次治疗里面最大的一笔支出了。回来后我们马上请我们的GP把我妈重新refer到mater hospital,结果第二天mater就联系我们去clinic做初次会诊了。顺带鄙视一下PA hospital, 一直到我妈的在mater第一次化疗开始的时候才有联系我们。。。

我们再次回到mater public的时候,还是前几天在private看到那位surgeon给我们会诊。 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这一两年慢慢被接受的治疗方案:先化疗后手术, 也就是neoadjuvant therapy。 选择这种疗法的原因有几个, 首先是因为我妈的肿瘤比较大,先化疗可以有效的减少肿瘤大小,为之后的切除手术提供便利 (很遗憾我妈必须接受全切除手术mastectomy)。其次是可以更快更有效地控制病灶, 降低肿瘤细胞扩散转移的可能。一开始我妈比较保守,觉得应该马上切除病灶再化疗。刚好我在进行neoadjuvant therapy的研究课题,现在有关这方面的研究结果是比较promising的,我的supervisor也是个资深的oncologist,他的意见也是应该选择这种方案,所以最后我们也说服我妈选了这条路。大概有50%的患者会对这种疗法有反应,大概30%的患者化疗后肿瘤会完全消失,也就是complete response, 现在证明我妈是属于那幸运的30%。

接下来的故事还有好多好多,如果还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在继续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