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小学教育 查看内容

旗帜鲜明反对让孩子参加任何名目的长期定时填鸭式补习--请解放孩子,帮助他们找到自己

2017-7-20 11:21| 发布者: chatchat | 查看: 10431| 原文链接

读完ken robinson的《脑洞大开》又读了《激情改变人生:找到你自己》,也看了他的几个ted talks.

Robinson 是英国利物浦穷苦家庭长大的小儿麻痹症患者,他是英国教育的批判者,又是他所批判的以培养大学教授为目标的教育体系的优秀成果:自信,幽默,博闻强记,擅长自己的专业同时懂得创造性地联想。他让我想到高晓松,想到同样饱受批判又常常被赞扬的中国教育,如果这个英国骑士同我们的有着“优秀基因”的矮大紧有什么一样的话,他们读了很多书,他们兴趣广泛,他们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然而,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点,他们都是那个适合做大学教授的人,他们都长在那个大学毕业就有工作,不工作是因为个人的选择的年代。而我们很多人,包括我们的孩子,可能都不是大学教授的料,追求学业成绩,考入好大学也许根本不是某些孩子能走通的路,他们也完全不必走这条路,因为等我们的孩子长大的时候,大学毕业证已经不是找到工作的通行证!

在澳洲的下一代,其实很幸运,前文《脑洞大开》之澳洲基础教育思考以及华人家庭教育的定位讲过,澳洲的主流教育思想与时俱进又面向未来的,以人为本又重视人和环境(自然,社区)的关系, 特别重视个性的发展和创造力的培养。

让我们回顾一下澳洲的公立中小学情况:
让我们的孩子从公立小学得到更多
闲话悉尼中考我们在悉尼公立精英高中学什么(以悉尼女子高中为例)?

以上是本人以女儿的经历参考周围朋友(主要是华人)的情况总结的。澳洲小学以玩为主,音乐艺术体育占大多数课时。中学从重视academic的精英中学到普通中学,都开设戏剧,舞蹈,艺术等课程,甚至木工厨艺缝纫都有涉及,学生们也被鼓励学自己喜欢的课程。在我所知道的中学,戏剧,舞蹈,艺术体育等活动更是占了学校生活的大半部分。不但如此,考大学不是澳洲基础教育的唯一出路:有些学生选择在法律允许的10年级结束不再上学,他们可能直接去做学徒,也可能去tafe(职业学校)学习某些技能。11-21年级的高中毕业考试也包括可选的两类内容,既有智力学业含量较高的A类课程(也是我们华人熟知的);也有B类:包括旅游服务,零售服务,农业,汽车,机械等工业入门课程,参加B类考试一样能得到高中毕业证。这些制度安排,有效地避免了为ken robinson所诟病的以数学和语言为顶级,社会科学为次,艺术体育最次的课程固化分级。

有意思的是,申请读大学的澳洲高中毕业生,会有一个综合11-12年级平时成绩,hsc考试成绩,并根据各校各科所有考生水平平衡过的atar成绩,也就是华人经常谈起的scaled成绩。到底如何平衡,是复杂的数学问题,简单概括就是,学校实际考试结果成绩决定了平时成绩的排名的含金量;所有参加某一课考试的学生在其他科目的表现,决定该课成绩是往上加分还是往下减分。在所有科目中,著名的4u 数学,也就是mathmatics extension 2课程是唯一一个从最高分到25%的考生都有往上加分(upscaled)的课程,当之无愧地排在所有科目的顶端。接下来Latin continuer, Chinese continuer, heritage Chinese,各种希腊语,希伯来语,位于99%以上的同学有往上加分,99%-75%的同学略微减分;其他各种英语,法语,德语等西方语言都有些微减分。这些语言的scaling情况同生物,化学,物理以及要求乐器演奏(或唱歌)的音乐2和extension差得不多。我查看了以往近十年的情况,基本变化不大。这个考试结果同robinson所谓的课程固化分级非常吻合,毕竟大学入学考试衡量的就是academic ability,所以scaling情况还是显示了对脑力科目的重视。而音乐1,戏剧,舞蹈,视觉艺术同基础数学,木工,体育等则减分随排名递增,在75%处最多减分已经有14分。如果选修的大部分科目的scale不高,则atar总分不会太好。关于高考评分,具体可以看官网文件,特别是表A3。atar 情况报告

检视各科的考卷,可以看出,这里的考查方法并不以标准化试题为主,各科都有相当篇幅的主观试题,很多实用性的课程都有作品要求。而老师平时的教学法也强调以学生为主,老师是学习的组织者和协调员。总体来说,至少在指导思想上,澳洲基础教育课程设置,教学法和教学评估三方面还是很有长处的。

然而,华人家庭看不见这些优点,经常反其道而行之,以各种理由送孩子去补习班或者在家里对孩子进行cram填鸭式教育,有些甚至以“培养习惯”为理由让学前孩子去补习班,对此我再次表示反对。首先声明,本人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有不是题海,不填鸭的补习班,有家长知道的可以推荐。我的逻辑很简单,假如你的孩子“是这块料”,也就是说,擅长academic,那么,只要你从小保护他的天生的求知欲和创造力,学校学的东西足够他很快学会自学,学会上网,上图书馆找到他感兴趣的内容,继续深入学习,甚至他愿意做有挑战的题,他会主动去做;假如你的孩子不是这块料,填鸭只会让他厌学,不但不能达到你想要的目标,反而会影响亲子关系和谐,错过了他发现自我。

Ken Robinson在他的书中提出了the element的概念,意思是在某个节点,我们喜欢做的事情和擅长做的事情交集了。我的理解是说,天生我才有用,但大部分人随着年龄的增长离天性越来越远,没有发现/找到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或者如堂吉诃德屡战屡败,一事无成,或者事业有成却愁眉苦脸。而真正找到自己的人愉快地玩着就达到了人所不能及的高度。ken采访了从bob dylan 到warren buffett这些在各行各业发挥了他们的创造力的人,总结了他们的共同特点:遇到人生导师,有明晰的目标并投入行动,从当下做起积累技能,不怕失败积极进取把握机会,乐在其中专注忘我,进入圈子求得共赢。同所有的人生指导书一样,成功人士左右都对,我辈凡人咋学都不像。作为不是“成功人士”的家长,我们勉为其难肩负教育孩子的责任,到底怎么才能帮助孩子找到自己呢?

让我们来看一下成功人士遇到的导师都做了什么:他们发现(才能);他们鼓励(进步);他们引领(入门,进阶);他们激励(挑战)。那么,假如我们不能做孩子的导师,我们要做的是给孩子提供机会,让他们接触各种活动,让他们各方面的智能得到刺激,给他们的天性以展现的机会,让他们有更多的可能遇到人生导师。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的视野和能力都有局限,我们需要不断努力开拓自己提升自己,千万不要以我们的局限再去限制孩子。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也检讨我自己,因为我是书虫,目前工作之余首先进行严肃的学习—看心理学专业书,看累了,看一下比如ken robinson这样的同心理学和教育相关的畅销书,晚上睡觉前躺床上看网络小说,我始终认为看书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生活方式,有各种好处,也提倡从小进行亲子阅读,让孩子爱上读书,但这个提法,其实忽略了有些人就是看不进书,但他们可以通过别的方法学习进步。说老实话,奇思同学其实看书也很少,她看很多youtube,有空就同朋友用手机天南海北地讨论问题,这是她独特的学习方法。也有些人,比如Gillian Lynne (猫,歌剧魅影的编舞),天生是舞者,从小不喜欢读书。在中国文化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可是,我们已经在澳洲了,读书再也不是唯一的出路,是时候解放我们的孩子,放飞他们,让他们找到快乐的自己。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