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生产前后 查看内容

布里斯班MATER公立医院生产经历

2009-1-9 10:32| 发布者: zll79 | 查看: 3547| 原文链接

12月26日我的宝宝诞生啦!正好是BOXING DAY,也是毛主席的生日,哈哈!25日傍晚意外破水,本来打算第二天去逛街的呢
把我的生产经历(顺产,催产,脊椎麻醉,手剥胎盘)和大家分享一下,纯粹流水账,供新来澳洲的准妈妈参考:)

12.23去MATER见医生(圣诞节MIDWIFE都没有空,所以只能安排医生给我,运气啊),这次的医生又推翻了第一次医生根据B超定的预产期12.27,认为上海医生的预产期比较准确一点1.3。医生还应我要求当场给我做了一次简易B超,确定宝宝头附近没有胎盘,也就是说胎盘位置是安全的。这下我和老公完全放心了:)
12.24过了一个简单的圣诞,原来以为会和宝宝一起过的。看来离生产还有一段日子,我们还可以多玩几天。
12.25和老公定好明天BOXING DAY去GARDEN CITY看看,CITY就不去了呵呵。今天也算是圣诞节,准备吃晚饭了,从沙发上一站起来,突然羊水破了,流了一沙发,地上也都是。我一下子很害怕,要生了!老公这时候很经典地说了一句“你小便啦?”难道他小便能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么?!
我们马上电话医院,医院让我们吃好饭洗好澡过去。国内的孕妇课程反复强调破水后立即平躺,然后叫救护车,不能随便走动,这里却说“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于是,我躺在沙发上,姑姑和老公喂我吃了碗菜泡饭,然后起来洗了个澡,我们三个人出发去医院了!
插一句,我还是很镇定的,核对了所有的东西,还抽空想到还好家里是皮沙发,如果是布沙发就麻烦了:)
到了医院,自己走到产房,躺在床上,MIDWIFE作了简单检查后说我们可以放心,先回家去,明天早上再来医院。天啊!之前看网上说破水了医院也不收,要等阵痛了才可以去医院,还在奇怪MATER怎么什么都不问就让我来医院呢!不过做了检查我们也放心了,医院过夜也不舒服,还是回家吧,反正感觉羊水也流光了:(
12.26早上7点就电话医院,吃好早饭我们再次出发了!但是这次是真的要生了呵呵,老公很兴奋,拍我上车的录像还配音,是啊,受苦的不是他!
到了医院,被送进观察室,等了半小时,才有人过来,告诉我们的却是我来错地方了,破水的话应该进产房……生气!
总算进了产房,与之前医院导游带我们参观的一样,有厕所、淋浴和浴缸。我MIDWIFE马上过来了,估计她三十多岁。接下来又是外国特色,让我选是马上催产,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动静再催产。问她建议,永远是DEPENDS ON,只是明确答复催产会比自然生产更疼……拿着她给的破水后催产或不催产的说明小手册(手册上写了什么是破水,有哪两种选择,每种选择的后果和感染概率对比等等。很佩服老外,几乎所有的问题都会有一本小说明给你),我和老公讨论后决定立即催产,因为1国内说破水后很容易感染,72小时内不生很危险;2催产后最长可能12小时才会生;3我现在没有一点点要生的感觉,估计最终还是要催产,那么早点催产就可以早点生,我不希望在凌晨2、3点生宝宝,那样大家都累。
再次和MIDWIFE确认,我一定可以使用EPIDURAL(最强劲的脊椎麻醉。我才不相信什么GAS啊热水按摩啊的呢!这时医院又让我们做了一个选择,选择等到我需要时再麻醉,而不是一开始就麻醉)后,10点钟左右吊上了催产素,开始等待。
MIDWIFE大约10分钟就给我测一下血压,我们就看看电视,看看仪器上的宝宝心跳和宫缩力度,除了不能动,其他都很舒服。
肚子开始隐隐作痛了,但是我想再忍一下,因为觉得麻醉药水打太多不太好。到了12点半的时候,肚子有点疼得比之前厉害一点了,虽然还只是一点点疼,但想起网上说要求麻药要等麻醉师,打上之后还要等麻药见效,所以我决定立即要求使用EPIDURAL 。
接下来我的苦难开始了!原来阵痛来了以后,是以几何速度递增的!而且搞笑的是,麻醉师马上就到了,但是我们需要等翻译!因为这种麻醉有风险,所以必须让病人知悉并同意每一点。一直等了1个小时,翻译电话总算通了,然后就是一句一句翻译,从风险,个人效果到上药过程。这时候阵痛已经是1分钟一次了,疼得我直哼哼,每一句都是YES!为什么不直接搞个文件让我签字呢!
总算开打了,这时候我真的非常之怀念国内的风格——医生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针。麻醉师做每个步骤都要告诉我,连疼痛程度都向我说明,这时的我只想快点能拿到小按钮!由于要在阵痛间隙打针,时间又拖了很久,但是这时我不能急,虽说概率很小,但是如果打偏了可不是玩的:)
终于我握上了小按钮,在我要求用药1个半小时之后。麻醉师说20分钟后见效,我只能再熬20分钟。没想到的是,过了20分钟后疼痛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厉害了!按了小按钮,没有效果;再按,再按,15分钟内药水都自动关闭了,还是很疼!我开始惶恐我是不是属于那些极少数EPIDURAL不起作用的人……开始绝望……麻醉师来了,又给我带来了一针强力药水。又等了10多分钟,这次的麻药见效了,双腿都麻了,只有脚趾头能稍微动一下。疼痛完全消失了,屏幕上的宫缩数字再大也与我无关,就像大家说得一样,我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开始觉得很饿,但是医院不允许我吃东西,因为存在剖腹产可能。我听从了医院的要求,只是偷偷吃了两口巧克力。其实我觉得应该吃东西的,喝粥也行,吃饱了才有力气啊!国内不是都可以吃的吗,那些紧急开刀的人也很多都是刚吃好饭的啊!
庆幸我们选择了立即催产,因为我就是那种最长催产时间的人,呵呵!MIDWIFE换班了,她走之前说估计我到9点可以开到10指。接受的MIDWIFE让我们很失望,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我心里想她不会都没有自己生过吧?后续的事实证明,她真的很没有经验……
9点10分了,MIDWIFE宣布我可以开始生了。可怜我已经从早上饿到现在了,中间只吃了几块饼干!开始配合她的口号PUSH,姑姑扶住我一个脚,老公拉着我的手,托住我的背,对我说“我们一起把他生出来”!
生了20分钟都没有进展,年轻的MIDWIFE出去叫来了今晚的负责人,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一看到她我又有了希望呵呵!果然,老太太来了之后,立即调整了产床位置,并且要我采用三段呼吸法。我用力啊用力啊,连大大都屏出来一点了,但是宝宝还是没有出来,他们都建议我使用吸盘。但是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麻药打多了脑子不清楚,以为他们要用产钳,因此坚定拒绝了,并且对进来的医生也表示我拒绝使用,要自己再努力尝试生产。
来的是个亚洲医生,态度和国内一样,很牛地对我说她非常忙,如果我拒绝帮助,到时候自己负责,就离开了。老太太安慰我说医生很忙,所以态度有点不好,但是她愿意再帮我自己生,如果宝宝一旦有问题,她也会马上叫其他医生来给我使用吸盘,我同意了。
我一边努力PUSH,一边看着对面墙上的钟。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到了10点多,力气都用尽了,而且EPIDURAL的副作用也很明显,让我使不上力气,宝宝始终只能见到一点头发。我决定放弃了,告诉MIDWIFE请医生过来。等医生的时候,突然一阵恶心,狂吐。吐完后,感觉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离了,不过脑子却分外清醒。我想,趁医生还没有来,最后再努力一次吧!我真的很想自己生下宝宝!
奇迹出现了!这最后一次努力,听见大家说头出来了!简直不敢相信!但的确最关键的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宝宝很顺利地出来啦!我看到老太太拿着宝宝,问要不要抱宝宝。很惭愧,那一刻我觉得宝宝身上红红白白的,小脚碰到的地方滑滑的,让我有点害怕,第一反应就是“不要”。但是老公很积极地说要,估计也没有人听见我说了什么,宝宝就被放到我身上。在抱到宝宝的那一刻,感觉完全变了,一下子觉得好爱好爱宝宝啊!这就是我肚子里和我在一起10个月的宝宝!
宝宝很小很小,就那样趴在我胸口看着我:)令人惊奇地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长的都过耳朵了!以至于接下来的日子我一直在想,到底吃了什么让宝宝头发这么多呢?关键的时刻比较慌乱,老公也忙着看宝宝,没时间去拿相机拍照了。很遗憾没有留下宝宝刚出生的第一刻的相片,不过我想这一辈子我们都不会忘记的:)
接下来宝宝被抱走清洁称重。宝宝重3.02千克,长50厘米,出生于10点18分。真没想到他能有那么重!我整个孕期才重了14斤,本来想宝宝能有5斤就很好了。可能是最后的日子整天没事做就吃吧:)
胎盘迟迟未能娩出。医生再次进来,做了检查后决定需要为我做手剥胎盘的手术。还是那个医生,讲话还是很冲,要我同意两点:1手术可能造成大出血,我是否同意输血;2 如果最坏情况即无法止血的情况发生,需要切除我的子宫。还能怎样呢,我马上签了字。
接下来开始准备手术。来了手术麻醉师,也是华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台湾人,巧得很,他父母都是上海人,他之前在上海徐家汇和古北住过,做医疗器械生意,后来觉得没意思了,就来了澳洲,考了个麻醉师进了医院。他的态度很好,和老外一样,为我解释了半麻和全麻,当然我选择半麻,其实就是又给我来了一针比之前更强的EPIDURAL(之前的麻到腿,这次麻到肋骨,估计就是这两次强力针,再加上止疼药等,搞得我在接下来的一周里面什么都记不住,人也傻了)。
一个护工大叔推着我,和医生、麻醉师还有一两个工作人员一起,经过长长的走廊,还乘了电梯,进了手术室。我人生的第一次手术要开始了(以前的拔牙不算呵呵)!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