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心情感悟 查看内容

(原创长篇)鸳盟共守终不负,蝶影双飞过荔湖 - 她走过的八十年人生路 (更新至七五一 - 辜负)

2016-6-14 12:35| 发布者: hilltop-bear | 查看: 481897| 原文链接

前言:

小熊曾经答应过外婆将她的人生故事写成小说留念。为尊重先人的隐私,小熊将故事进行了一定的艺术加工和虚构,故事里面的人名地名都改用化名。看官若看到似曾相识的地方,无谓揣测,更无需深究,志在自娱共乐。

故事里,阿英母亲的背景已经在上篇交代过,在这个故事里面会尽量简化对这个人物的描写,以免看官生烦。未看过阿英母亲故事的朋友可以先看看这一篇前传故事

http://www.oursteps.com.au/bbs/f ... ead&tid=1208823



正文



仲夏夜,番禺山园,月上中天,暑气渐退,凉风习习。

阿英溜出房门,走到阔大的露台边。朗朗月色,山园的亭台楼阁隐约可见。园内九曲十八弯的青石板路映照着月色,反射着一层朦胧的银光。这一切在外人看来会有点诡秘。阿英却觉得很亲切熟悉。

夜已深,连佣人们都睡着了。阿英举高双手,风在指尖流走。好一个惬意的夏夜!阿英随手在身旁的盆景里拾起一颗鹅卵石,掷向看不清的远方。四周依然一片死寂。荷池发出一长一短的蛙叫,仿佛在为阿英叫好。阿英心里一阵得意,咧开嘴想开怀大笑,想起母亲平日的教诲,下意识用手掩嘴。

此时,房门发出轻微的响动。阿英的近身佣人莲姐轻轻呼唤,“大小姐,外面凉,快回房吧。” 阿英没有动。莲姐叹一句,“你明天若是感寒了,少奶又要说我了。” 阿英侧头想了想,慢慢转身,踱回房间。

第二天,日上三竿,蝉声越叫越响。还未到饷午,房间依然阴凉。阿英慵懒地转过身,睁开眼。满州窗透射出五彩斑斓的图案,阿英精神一振,跳下床。莲姐听到动静,端来铜水盆,毛巾和洗漱用的杯子,帮阿英梳洗打扮。

阿英出生在清末番禺的一个世家。番禺是南粤富庶之地。当时番禺地区有所谓的十大主。阿英的家族也算是其中一个大地主。家族里面的小姐们养在深闺,大多习惯了了夜睡晚起。

阿英走出睡房,早餐早已摆放好。“是猪杂粥?” 阿英惊喜。阿英的母亲嫌猪杂粥用材粗鄙,经常教诲阿英不要多吃。“少爷今早特意叫人买来噶。少爷知道你喜欢嘛。”莲姐笑吟吟解释,“少奶今天要看账薄,一早就去了少爷书房。少爷就叫人买粥和油炸鬼做早餐了。”

油炸鬼就是油条的广东叫法。据说前朝有奸臣秦桧,百姓敢怒不敢言,借炸油条暗中诅咒秦桧不得好死,故称为油炸鬼。番禺人喜爱美食,吃美食之余还喜欢借菜寓古论今。阿英最喜欢就是听人讲这些典故,诙谐简单,印象深刻。

莲姐口中的少爷就是阿英的父亲彦生。彦生平生最大的兴趣就是美食,经常走街窜巷,探访美食之余,顺道交朋结友。别人见他言语诚恳谦虚,毫无架子,有时候也会赠他做菜秘诀。彦生兴致一来,亲自去厨房试做,拿来给阿英试吃。阿英母亲见到摇头叹道,煮饭做菜殚精竭虑,大材小用。

巧儿出身广州西关的富商人家,名副其实的西关小姐。西关人家营商居多,与外界社会接触多了,家庭思想开明,女子也能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是以培养成辅助未来丈夫事业的女子。巧儿自幼读书,曾跟父亲去美国生活过几年,眼界自然与大半生都在番禺的彦生不同。彦生知道妻子见识广,又喜管事。婚后逐渐将管理家族的事务交给妻子负责,自己乐得清闲。巧儿自从生了阿英,继而又生了阿茹之后,就将精力放在一双女儿身上,对彦生的微言少了很多。

猪杂粥的美妙在于粥身鲜甜,猪杂爽脆。阿英吃过小半碗粥便放下碗筷。阿英早餐吃得很少。阿妈教过,若要小儿安,常带三分饥与寒。饭菜无需吃饱,七分足以。阿英一生都遵循这条教诲,一生甚少生大病,到了八十岁依然健步如飞,精神饱满。

”阿茹呢?”阿英问。阿茹是阿英的妹妹,比阿英小四岁。“二小姐跟着少爷出去了。”莲姐递过来毛巾,“大小姐,今天很热,小心不要中暑了。”

阿英走出玉楼,向荷池走去。

阿英的先祖曾在朝中当官,辞官归故里后在家乡买田置地,穷余生心血构思并建造了山园作为自己和子孙的居所。山园面积不大。园主将广东和苏杭的园林特色融合,放在山园这个弹丸之地。园内里亭台楼阁榭皆全,花草石水鱼都有,实在是以小见大,缩龙成寸的建筑风格,造就了“一步一趋皆美景”的雅誉。

山园主人酷好诗歌辞赋。山园每一处都由他亲手命名和题匾,赋上对联诗词,又摆放园主多年珍藏的书画名家作品。山园本身就是建筑精品和文化艺术佳品的结合。园主希望客人走过山园每一寸地方都能体会到主人高洁的品赋和文采。可惜经过几代人的承继,阿英的家族已经演变成名副其实的土地主,很少人会去关注园中无处不在的文采诗赋了。(未完待续)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