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美食天地 查看内容

【冬日里的暖食暖文】清炖狮子头:爱是回忆是传承

2015-7-22 22:32| 发布者: 兔宝和猪宝 | 查看: 14387| 原文链接

转眼是一生,转身即一世

(一)
在少君的记忆中,童年已经非常模糊,还有点印象的是南京那所大宅子,空空荡荡,几乎没什么家具,宅子里人也很少。不过有时她会想,也许并不是人少,只是她记不起来的缘故吧。她还记得那个人一大早带她出门,辗转许久,去到另一个大宅子,那个大宅子里有一架钢琴,还有一个高鼻深目的白俄女人在等她。

后来少君在老年大学重新开始学琴,已经变形的手指在琴键上划过时,她常常觉得自己童年时见钢琴老师那一段是幻觉:我小时候真的学过吗?为何现在没有任何弹琴的记忆?可是那架钢琴还有那个白俄老师倒是一直有印象呢。

深深刻在少君脑海里的则是60多年前的那个深秋,母亲带着她和弟弟伯君去夫子庙玩。在人如潮水的夫子庙,母亲终于成功摆脱掉那个人的勤务兵,带着一儿一女逃离了南京城。

天黑下来了,姐弟俩有点怕,母亲说,不要怕,我们是要回宜兴老家去,天亮以后就到了。

第二天早上,少君和伯君一觉醒来,却发现是在扬州城里。

在随后的日子里,他们坐过船,也坐过车,有时是汽车,有时是黄包车。再后来,母亲说,钱要省着点花,就只雇了一个脚力抱着伯君走,少君也走不动了,母亲就把伯君放到了自己背上,让脚力抱着少君。

奔波了多少日子,少君记不起来了。她只记得,那天天黑得特别早,先是下小雨,后来越来越冷,天上甚至落下雪珠来。

此时他们已到常州城,母亲去敲她大姐家的门。少君曾随母亲来过大姨家数次,所以看到那熟悉的朱红大门,欣喜不已,饥饿疲乏一扫而光。

大姨看到母亲,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又大舒一口气。母亲问,他来过了?

大姨点点头,“他进门后,一看我公公婆婆的表情就晓得你没来,只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走了。他知道你没那么傻,就算来我这儿了,也不会留在这里等着他来捉你的。”

大姨让家中的娘姨去厨房张罗吃的,想想不放心,又跟去厨房特意关照一声,小人一定饿坏了,这一路上又冷又饿的,用狮子头煮一锅咸泡饭就好。

然后大姨忍不住问她,这次又为的啥,这么些年好不容易熬过去了……

母亲用胳膊紧紧挽住少君和伯君,一个字一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我不会去台湾的!我也绝不会让他带走我的孩子,休想!除非他先拿走我的命!”

坚定却又近乎绝望的神情令母亲怀里的少君害怕不已,眼泪瞬间溢满眼眶。

大姨的婆婆本已睡下,因下人传话说少奶奶的妹妹来了,她赶紧穿戴利落了,出来招呼一下。

大姨的夫家是常州城里的大户,大户人家规矩多,按说应该是小辈先去问候长辈的,可是老太太知道少奶奶的妹夫在国民政府做着不小的官,也就不敢怠慢。

看到娘姨在烧咸泡饭,她觉得丢了面子,斥责道,“少奶奶的妹妹是贵客,怎么可以烧一锅稀咣啷当的咸泡饭呢,赶紧准备干饭,把过几天冬至夜饭的冷盘都切出来,再炒两个小菜……”

大姨和少君母亲几乎同时开口说道,“小人太饿了,不太好吃干的,脾胃吃不消,还是咸泡饭最好。”

婆婆就没有再坚持,她关照娘姨,“把锅里的狮子头全部烧掉哦,细佬最欢喜了。” 寒暄一阵后,老太太心怀狐疑地离开了。

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狮子头咸泡饭端到少君面前时,少君还在默默淌眼泪,母亲一边帮伯君在吹凉泡饭和肉圆,一边和大姨说着话。伯君看到姐姐迟迟不动,好意说道,“姐姐快吃啊,这个狮子头好吃得很,和咱家里的一样!”

伯君这么一说,少君泪如泉涌,怎么也收不住。她也不知道在哭啥,母亲和大姨问她为啥哭呢,她拼命摇头,她只知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

郁闷的心情终究抵不过咕咕叫的肚子,尤其是眼前还有这碗鲜美的狮子头汤泡饭,坐在旁边的伯君吃得稀里哗啦的声响也诱惑着她。姐弟二人肚子吃得滚滚圆,这才挤到表哥表姐床上去睡觉。

第二天母子三人继续赶路,小半天功夫就到了宜兴。得知那人离开不久,母亲不敢久待,又带着少君伯君匆匆前往无锡,从此定居在清名桥畔。

据说那个人得知少君母亲在工厂做女工的消息后,去无锡找过。可是南门头的丝厂布厂一家挨着一家,女工成千上万,要从中找出一个隐姓埋名,成心躲他的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此时的他手下已经没有千军万马,也早已没有了当年抢别人新娘上自己花轿的霸气。数次寻找未果,他只得自己怏怏南下。

几个月后无锡解放,少君母亲觉得这回天真的是亮了。

而少君则是那晚在常州大姨家忽然明白过来,以后不会再见到那个人了,除非她和弟弟失去母亲。每每想到这些,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惶恐起来,那些逃亡的日子,还有那碗热气腾腾的狮子头咸泡饭也会浮上心头,以至于很多年里,她都不敢过于仔细地回忆那些日子,回味大姨家的狮子头真象伯君说的那样,跟原来家里吃到的是一样的味道吗?

少君的童年在那时戛然而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