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读万卷书 查看内容

[参加活动]“介绍一本我读过的好书” 马未都系列

2011-8-10 22:38| 发布者: purplenight | 查看: 3302| 原文链接

马未都是谁?百度上有很长的介绍。其实用一句话概括,他是一玩收藏的。他玩的早,藏的多,多到什么程度呢?96年的时候,他自己创建了一博物馆,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观复博物馆。现在观复博物馆大了,在北京,杭州,厦门都有。原来就一家,在北京琉璃厂。“观复”出自老子《道德经》第十六章,原文是:“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这话看着挺长,我觉得就一意思:你想知道万物的本相?急不得,自己多瞅瞅,琢磨琢磨。

2008年的时候,马未都上了百家讲坛,先后播出52讲。分别为《马未都说家具收藏》、《马未都说陶瓷收藏》、《马未都说玉器收藏》、《马未都说漆器收藏》和《马未都说收藏杂项》,以及《薪火相传说收藏》。除了最后的薪火相传,其他的都出了书。此套书共五册,分为家具篇、陶瓷篇(上)、陶瓷篇(下)、玉器篇、杂项篇,就是我要介绍的这一系列。这些书呢,都浅显易懂,图文并茂,再加上满篇大白话,对于对收藏没啥研究的人来说,有趣不说,还长见识。

但是要所这书最适合什么人来看,我觉得吧,就适合“观复”的人,没事喜欢自己瞎琢磨的人看。就比如我。我一直是对古代的生活用品很好奇的。总是听人说,中国古代的文明多么的绚烂,精神生活是多么的风雅,物质生活是多么的糜烂。有时候,看看书里说,这个东西,怎么的精巧,那件东西,多么的夺目,说实话,我一点儿都想象不出来。古代的书,用字忒简洁了,说了和没说一样。这种书,看着忒费劲。

曾经看过一本书,说清代的皇后坐的凤舆,“通髹以黄,描绘金云凤,顶二层,饰金凤12只,舁以16人”。我想了半天,描绘出这么一副画面:16个人抬的一个漆成黄色的大轿子,上面画着金色的云和凤(靠!金色的东西画在黄色的底子上面看的出来么!云和凤还是一个色儿的!),轿子的顶儿还是两层的,上面放了金凤12只(不知道是不是和那种蹲屋檐的角兽差不多的东东)。。。这个这个,能好看么。。。按说,应该是好看的吧,但是,没见过实物,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如果这书上带个插图就好了。

马未都的书,我最喜欢的一点,就是它大众。本本都不厚,图文并茂。虽然引经据典,但是说得浅显,解释的明白。看的时候行云流水,舒服。而且写的开阔,有散文的味道,让人浮想联翩。原来画画的人,讲究留白。马未都的书,老给我这种意犹未尽感觉,看着看着,就开始自己回味回味,琢磨琢磨,有意思。这感觉点最明显的,就是他的《杂项篇》。为啥呢?很简单,家具,玉器,陶瓷,这些水太深。想琢磨琢磨吧,得做点HOMEWORK,要不没那水平。

杂项杂项,就是啥东西都有,漆器,镶嵌艺术,竹雕,木雕,骨雕,牙雕,铜器,景泰蓝,鼻烟壶。。。我最感兴趣的,是漆器。为啥呢?因为曲水流觞。

从上巳节发源的“曲水流觞”,兰亭序里也提到过,一般认为是及其风雅的。偶在潭柘寺里见过,在一座亭子里,有一块很大的汗白玉,上面挖了曲里拐弯的窄窄的水槽,构成一对龙虎。就把杯子放在水槽里,顺水而去。觞在谁的面前打转或停下,谁就得即兴赋诗并饮酒。我当时很奇怪,那水槽可是挺浅的,那得是什么小杯子啊?而且居然不会沉的,难道是木头的?木头的。。。很风雅么?我可不觉得。可能是古人比较土,我一直是这么想的。直到我在《杂项篇》里,看到个照片,原来还有一种杯子叫“羽觞杯”。木胎的漆器。长椭圆型,宽宽的,扁扁的,还有两个耳朵一样的把手,像个小船。因为是木头的,所以很轻。又是漆器,描画的非常的漂亮。这样的杯子,再配上美景当前,宽衣博带,咏诗论文,这才说得上的风雅。

接着往下看,书里就提到,关于漆器,唐代的漆器的文献记载很多,但出土实物发现的并不多,重要的唐代漆器在日本反而有很多。日本奈良有座寺院叫做“东大寺”,寺内有收藏宝物的仓库 - 著名的正仓院,日本皇家的仓库。

马未都说,漆器在战国到汉这几百年里,发展到了高峰时期。东汉魏晋以后,由于瓷器的发展,漆器的数量就急剧减少。漆器制作的工艺复杂,成本过高,做一个漆杯子,要用百人之力,所以成为了当时贵族使用的名贵商品。从五代到宋这段时间,漆器变得更为精致。此时的漆器能够看出贵族化的趋向。贵族总要有点儿标新立异的东西。当大部分人用瓷碗的时候,贵族愿意用漆碗。所以宋代出土的漆器大部分都跟生活有关,造型高贵周正,往往和墓主人的身份相符。

在我看来,在那个时候,这些漂亮漆器就是当时的贵族花点小钱定做个有点意思的锅碗瓢盆小资一下而已,与广大用瓷碗的泥腿子们画清界线。然后,一些个这样的锅碗瓢盆被远销国外 -日本。估计还卖了个高价,买家不舍的用,供在仓库里了。

那个时候比较大众一些的漆器,估计就是“夹纻胎佛”了。杂项篇里说,唐代流行一种漆器,叫夹纻漆器。先用泥做胎,在胎上糊上纻麻,再反复上漆,上很多层后就会形成一个壳体,最后把中间的泥胎去掉,就是 “夹纻胎”。不但成本低,而且非常轻。唐代佛教盛行,迎佛大典中,需要抬着佛像巡行四方,所以“夹纻胎佛”就应运而生了。资治通鉴里有记载,武则天曾命她的小蜜薛怀义做夹纻大像,“其小指中犹容数十人”。我想,虽然“数十人”很有可能是夸张,但是肯定是特大一个,应该比乐山大佛还大吧?。但是后来那个佛像哪儿去了呢?被薛小蜜和沈小蜜吃醋的时候烧掉了。。。囧。。。然后武则天怎么办呢?她说,“得了,再造一个吧。”

唐代另一种比较有名的漆器呢,就是古琴。今天能看到的唐代最有名的漆器,就是”高山流水“这把古琴。怎么判断古琴的年份呢,一种方法,是看样式。有的样式出现的早,有的样式出现的晚。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看古琴的断纹。所谓断纹,就是漆器由于年代久远,再加上热胀冷缩,形成一条条裂纹。然后这种断纹呢,被古代文人赋予了各种漂亮的名字,蛇腹断,梅花断,冰裂断等等。有些断纹很漂亮,被文人推崇。然后就发展成,如果古琴没有断纹,就会被认为不好看。

于是,雷人的就来了。马未都说,他曾经碰到过一个人,拿了张古琴给他看,明代的,上面有漂亮的断纹。马未都说,”这琴不错啊。”那人说,“我认识一修琴高手,赶明儿修好了给你看。“隔了两年,马未都又看到那琴,断纹没了,被大师修好了。。。马未都风中凌乱ING。

然后就是宋代的漆器,开始在装饰上下功夫,在漆器上动刀。等到了明清的时候,更是花样百出,精致奢华。但是那时已是瓷器的天下了。漆器,就像任何一种小资的风尚一样,慢慢没落了。

不过,正因为它的没落,我们的IGNORANT,实物的漆器照片才让人惊讶,这书才让人觉的有意思。想看吗?先给我加个分,让后网上DOWN吧,记得找个高清版的,要不然那么多漂亮的照片都看不清。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