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中学教育 查看内容

25年HSC第一:是什么让James Ruse与众不同

2020-12-19 11:37| 发布者: 清墨水 | 查看: 23498| 原文链接

从音乐家到科技亿万富翁,从明星老师到行业CEO和外科医生,论一所农业学校是如何成为学术堡垒的?



来自Ruse的校友们在他们的手术室,实验室和行政套房中谈起对这所学校最美好的回忆,一个有着农场的天才工厂。

已经是国际知名钢琴家的2001界毕业生David Fung说:“我们要想办法照看自己的那块地,给它施肥,从中收获,把水果和蔬菜带回家。”



悉尼的皮肤科医生Kavita. Enjeti 是1998届毕业生,她说:“那相当于释放压力。我记得掘土,收获土豆,周围有绵羊。也许就是和大自然的联系。”

Ruse建立之初的重点是种植。在Carlingford某条后街上那些上了年纪的板房教室和历史悠久的主楼办公室背后有牛,有鸡,有蔬菜田。

学校于1959年以精英男校建立,70年代后期开始收女生。在20年里它逐渐成为悉尼表现最好的学校之一,1996年它取代Sydney Grammar成为新州排名第一的学校。

自那以后它一直保持着第一的头衔。对于任何一所学校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凡的成就,更不用说作为一所公校,它的资源远落后于很多在HSC光荣榜上占得一席之地的私校。

作为一所精英中学,它可以挑选州内最聪明的学生,而它的成功,很多人都说是注定的。

担任了两年校长的Rachel Powell则说:“不止如此。” 老师们除了培养学生的脑力,还有他们的情感和社会发展能力。她说:“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是尽力鼓励学生达到个人最佳。学校有大型的福祉项目来帮助学生。”

密西根大学知名经济学家Justin Wolfers毕业于1990年,他珍藏着在Ruse的回忆,至今还维系着和自己经济课老师的联系。他说:“那是一段美好的经历,我只会说它好。”

“青少年之间通常粗鲁,社交粗鲁。但是我们较少那样,我们之间甜蜜,善良——也不是一直或随便在哪里都是,我们也做孩子之间的蠢事——但是较少狗咬狗,我们更包容。”

2018年毕业的生化工程学生Jack Yu还是一名悠悠球冠军,他承认有时候会有压力。但是学校不是温室,和竞争一起的还有同学间深切的友情。

“对我而言,Ruse是一个很多人有着相似目标的地方——当然主要是学业上的——可能会在一起相当的紧张。”他说。“我们一届的规模和其他学校相比没那么大。”

“让我感激可以和同年级的很多人有非常亲密的联系。”

Enjeti将其形容为一个平等的集体。“是一段相当低调的经历,”她说。“你和能力一致的人在一起。在Ruse顶端的和底部的学生差距不大。”



“这让你意识到你是其中一员。你会发现因为这个Ruse的孩子都很实在。你可能多拿了一分就第一了,或者少拿一分就落到最后了。”

澳洲麦当劳前首席执行官Catriona Noble毕业于1986年,她依然和同班同学以及老师维持着联系。她说:“有平面设计师,有老师,有艺术家,范围很广。”

Ruse校友会中有Atlassian联合创始人Scott Farquhar,著名化学家Elizabeth New,ABC选举分析师Antony Green。Isabella Kwai是《纽约时报》记者,Eddie Woo则是澳洲第一位明星数学老师。



新州教育厅才开始保留关于公校学生毕业后最终去向的信息,但是坊间证据表明Ruse培养了很多医生和专科医生。

“我们有很多同学学习医科,”Enjeti说。“就好像把Ruse的班级搬到了新南威尔士大学医学院。”

Fung曾是其中一名医科生,直到他赢得了一次钢琴竞赛才进入了古典音乐的世界。

“我们通常和一群非常聪明的孩子在一起,我们互相竞争也互相帮助,”他说,“可能在其他学校不是这样。这让Ruse变得不一样。”

“我和伴侣开玩笑说如果我们有孩子,我在考虑是否应该带他们回澳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一个温暖的地方。我喜欢我的朋友。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和在学院学到的几乎一样多。”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 ... 0201218-p56oms.html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