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心情感悟 查看内容

人生不来一次痛快的打架,是多么的遗憾.

2009-5-29 17:19| 发布者: 仰望星空 | 查看: 9705| 原文链接



布版的转贴,勾起我那一次痛快的打架,各位同学也忆苦思甜,各抒己见。我嘛,一发不可收拾,决定洋洒这篇伟大的文章。。。

先说关于我老公的。话说,我老公是家里的老么,是个早产儿,加之家穷营养供不上,身体不是很好,总赖赖的,所以,不可避免地受其他孩子的欺负。他跟我说,曾经有一个孩子K,人高马大的,在他放学回家的路上,当街痛骂他,让他很没脸子;而且还故意伸个腿拌倒他,让他摔个狗啃S。老公说,那时候的他,弱不禁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受欺负的份儿。虽然表面上他是个孬种,但“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上了,发誓一定要废了他。这个,我十分相信,老公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狠起来可是很怕人,十足一个东北人。

他被这个孩子K欺负以后,一直暗暗使劲,天天吃完饭在村子里疯跑,名为溜圈,实为锻炼身体,还把家里的大板车轮子当哑铃,呼咚呼咚地举,大约练了大半年,就在书包里放了一块大砖头,准备复仇了。用老公的原话,也应该这个孩子K好命,之后他一直没有遇到这个K了,否则一定把他打致残废。老公呢,说一直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报成这个仇。

一直没有遇到这个K,老公就一直在锻炼身体,身体反而好起来了,之后也遇到几个欺负他的,统统被他和他二哥给打了。很有趣的一次,就是另一个孩子J,也是在他放学的路上骂他,他看到他人多势众,忍了。回家跟二哥说了,第二天,二哥和他一起放学,那个孩子J又骂他,这回,他们兄弟联手,上去一把把孩子J按倒,一顿猛踹,然后撒腿就跑。。。

我对于他这些打架往事,不屑一顾。我说,如果你当年把K打残了,那你就是要坐牢了,那你就不能上大学了,也没有现在的好日子了。老公说,是的,还好当年没有遇到他,否则就是两个人或是两个家庭的不幸了;不过,现在说起来,是觉得,没有痛快地打一场架,总觉少了什么似的,特别是受欺负而又没有反击。

有这种遗憾总比坐牢好。

我小时候也总被欺负。为什么被欺负?现在回想,应该是父母不够强大(经济上学识上),加之父母不懂爱护,这样,肯定是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放大到国家关系上,那就是,国家不够强盛,她的国民就容易受歧视;缩小到家庭上,那就是,父母不够强大,子女就容易受欺负;微缩到个人上,那就是,自己不自尊自强,即使是成年了,也会被他人瞧不起。这些道理很容易懂,却是如此令人伤感。。。

我出生在大家庭,爷爷有几兄弟姐妹,爷爷的兄弟姐妹又各自生了很多孩子,这些孩子(也就是我父辈)又生了很多孩子,这一大群人聚居在一起,婆媳关系等等,简直就是乱得像一锅粥。我很的小时候就是吃拳头长大的——父母的拳头,堂哥堂姐的拳头,甚至同村孩子的拳头,读书了,还有同学们的拳头。我从来不敢反抗,那时候我甚至以为我就这样吃拳头长大了。

还好,我遇到这个坏班主任和坏胖子,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

胖子的父母是镇政府的办事人员(还好不是官员),胖子又是他父母生了两个女儿,不知花了多少钱才得来的儿子,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蛮横。因为营养好,长得很高很胖,以下手狠著称,人人都怕他。因为他打的同学实在太多了,同学们的家长投诉太多了,班主任只好把他调座位,调到前面跟我同桌,美其名曰是看管着他。可是,这却是给我带来灾难。

踏入社会后,我总算是想明白班主任为什么这样安排。前排四个女生,偏偏安排这个胖子跟我同桌。

调整座位的是五年级,我就一直被胖子掌拳头到升入六年级。那一天,天气异常酷热,正酝酿着一场雷雨。我的心,也酝酿着一股怒火。上午,胖子因为一点小事用圆规尖扎我的手臂,这一次,我没有哭,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回骂一句,看什么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下午的第二节课,是自习,老师交待完自习内容就离开了。我还是静静地做着我的作业。

胖子一如既往地取笑我,说我像只猪等等,因为要是做数学题,要用三角尺画图,不留神地我的手臂越过了“三八线”。胖子像捡到宝一样,大骂我越过界,然后给我脸上就抛了几滴墨水,后面的同学哄笑起来。我生气极了,桌上正好放着堂姑送给我的旧铁笔盒,抄起就拍下,我终究太心软了,不敢用力拍,给了胖子一个回神的机会,他一把就把我推倒了。。。之后,扭打在一起,桌椅横飞,同学们哭爹感娘的,乱哄哄一团,我们从教室前面打到后面,又从教室后面打到前面,一些积极的班干部赶忙上来拉架,那拉得住?胖子是打架高手,我应该是压抑太久了,整个人到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天昏地暗,风雨大作,雷声鸣鸣,我们俩都哭天抢地的。。。

他的嘴应该是被我打破了,鲜血直流,脸上多了几道血印;我呢,真后悔没有剃光头,被他揪住了头发猛扯。。。最后,不知道那一位好事的同学跑去找老师了,战事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常言道狗急跳墙,不能逼人太甚。。。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了。谁也想不到,一向规规矩矩,从来不敢迟到早退,唯唯喏喏的我居然敢打架。

班主任把我们叫到教研室问话,说谁先动手的(这还用问?简直是偏袒!)。我一劲地哭,是狂哭的那种,想必老师以为我疯了,披头散发,满脸墨水,脸上还加两道泪痕,还有一双红肿的眼睛。这时数学老师看不过去了,说,胖子总欺负同学,你看,这一次又把人家给打了。班主任只好作罢,安慰我几句,叫我回教室。

故事的结局就是我没有受惩罚,胖子也没有,他调开了,调来一个比我还蔫菜的男生跟我同桌,不过,我没有欺负过他。之后,直到升上初中,也没有人欺负我了。

相对于我老公的遗憾,我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复仇”了。可惜我是逞一时之能,没有明白常受欺的原因,匹夫之勇是需要,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智慧啊,真正的自尊自强不是会打架。

这就是江湖么?弱肉强食?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