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足迹

 找回密码
 注册
新足迹 门户 新闻汇总 查看内容

飞机轮渡和四驱前往澳洲最偏远的投票站

2019-5-15 11:31| 发布者: astina | 查看: 722| 原文链接

对于面积广大人口稀少的澳洲而言,管理一场选举需要巨大的后勤努力。。。特别是澳洲还实行强制投票。

而今年有96.8%的有资格的选民注册投票,创下了比例之高的纪录,这让后勤任务更为艰巨。

大多数澳人会在城市以及地区中心投票,但是很多人去不了这些投票站。为了确保每个人都能投票,选举官员在12天内访问了3000多个偏远投票站。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庞大事业,需要坐飞机,坐船以及开车,有时候就是为了设置一个投票箱。

以下是四个最具挑战力的地点


1 偏远土著社区

“如果有人提要求,我们能安排的话,就会前往。” 选举官员 Geoff Bloom说。

他的团队包船,包飞机,开四驱和直升机去访问北领地200个偏远社区。

在很多土著社区英语并不是第一甚至第二语言,所以需要翻译陪同。土著讲200多种语言,但是他的团队翻译只能讲最多人使用的几种。

https://ichef.bbci.co.uk/news/624/cpsprodpb/B850/production/_106948174_eb10a765-6d29-48f3-83e9-dc2c26be3e92.jpg

大一点的社区有2000-2500名居民;最小的仅有四五户人家,10个选民。但是他们都会前往,直升机一天最多能跑三个社区。

尽管在城镇投票往往伴随着烤香肠,在偏远社区吃到“民主香肠”则不大可能。

“我们到访的时候有人打猎钓鱼去了。” 他说。

“但是往往社区成员会耐心等待我们。这是他们得来不易的投票权,对他们很重要。”

土著澳洲人在1962年才获得投票权,而土著的选民注册率为76.4%,低于总体人口。

澳洲选举委员会从1984年起就派遣移动选举团队前往偏远土著社区。

这些地方往往太偏远,邮政服务不可靠或基本不用,这就是为什么AEC 的代表得亲自前往。

“我的一个团队成员在一条土路上开了100公里去一个小型社区。” Bloom说。

https://ichef.bbci.co.uk/news/624/cpsprodpb/9140/production/_106948173_816ed7be-5dbc-4286-a58b-909f18649975.jpg

2. 南极洲

是的,2019年有49名澳人登记为“南极洲选民”。这些人是技师,手工艺人和科学家。

每年有500多名澳人前往南极洲。只有10-3月间可以通过破冰船或在冰跑道上登陆的飞机前往。

https://ichef.bbci.co.uk/news/624/cpsprodpb/DF60/production/_106948175_c5d895e5-2419-439c-8d5b-ffe73ab24f6f.jpg

在这些月份之外,南极洲的澳人人数急剧减少。目前那里有74个澳洲人。他们会呆12-14个月。

南极站已经设好了投票箱,根据澳洲法律这些被认可委官方投票站。在每一个投票站有一人会被指定为南极洲选举员。

澳洲南极部的Mark Horstman 告诉BBC说:“不可能把投票箱运回澳洲。投票程序完全是基于纸张的。一旦投票结束,选举员通过电话逐一读票。”

3 用船把投票箱运往离岛

在澳洲的北部海岸之外有至少274个托雷斯岛屿,其中17个有人居住。

今年共有4231名托雷斯岛民注册为选民。这比2016年大选多了16个。

这些岛屿按照官方理论属于昆州,所以AEC员工也要去这些岛屿组织选举。但是在去那之前,他们必须写信给那里土地的传统主人要求许可。

https://ichef.bbci.co.uk/news/624/cpsprodpb/20BE/production/_106928380_gettyimages-540010195.jpg

管理土著选举参与项目的David Stuart说岛民热情地给予他们许可,有三个团队将坐船和直升机去发选票。

而且在那里他们遇到特别的挑战。

“你在空中的时候,岛屿看上去像是明信片。但是在地面上这些岛都是热带气候,常有狂风暴雨。我们得做好一切防水工作。”

而从一些最北的岛屿那里能看到巴布亚新几内亚,所以可见这些岛离澳洲本土有多远。

4 农民,矿工。。。和野狗

在澳洲不仅是土著社区在地处偏远,AEC也派代表去乡下农庄和采矿地,比如 Leinster 就是离珀斯东北1000公里的有500名居民的矿村。那里的住户都是BHP的雇员。

但是那里的人主要使用邮寄投票,所以AEC派出的移动选举组不如以往多了。

https://ichef.bbci.co.uk/news/624/cpsprodpb/30CA/production/_106809421_fifo1.jpg

那里的人唯一失去的可能是选举日的乐趣。

“我的一个小组长在昆州设投票箱的时候,桌下就有一条狗。” Bloom説。“他们于是就把投票箱放在它周围,不想要吵醒在太阳下懒洋洋的狗。”

“然后有人喊道,‘桌子底下是野狗(dingo)! 发票官员跳了起来,把选举桌撞到泥地里。野狗醒了,逃跑了。”

野狗,被洪水淹没的道路,翻译: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些团队来鼓励人们投票。

“在投票选择上,我们是世界上最开放最易用的投票系统之一。” AEC的Evan Ekin-Smyth说。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ustralia-48174207


回顶部